一键听书

第0110章双面卧底

作品:《大唐:我的丫鬟竟然是长孙皇后

云墨的房间里。

秦琼将有道端来的草药喝完。

整个房间,便开启了审讯模式。

当然是三位大将军,审讯他们各自的儿子。

“处默,处亮,你俩学的如何?可有将公子传授的技艺学到手中?”

“宝琳,我的孩子,你可学到云公子的传承?”

“有道,这么多天,都学会何等技艺?”

自古以来,望子成龙,望女成凤,都是父辈们的美好愿望和期待。

如今,程咬金,尉迟恭和秦琼的孩子,真有这样的契机。

他们三人,此时更是无比关切的询问着。

得知各自的孩子,都学到了不少东西。

程咬金,尉迟恭和秦琼也就放下心来。

“小子,我们三个老家伙前来,可是带着陛下旨意的,前往长安城授课的事情,云公子已经答应考虑考虑了。”

“你们四个最近都机灵着点,谁要是能说服公子出山,那可是大功一件。”

在四位少年郎面前。

程咬金颇有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

………

云家庄地头前,云墨,云雀和长乐,已经坐在了地头上。

地上铺了一层玉米秸,就这样席地而坐。

“若兰,你也坐吧,小青,小红也别站着了。”

长孙皇后闻言,也在长乐和云雀中间坐了下来。

“若兰,最近身体还好吧?”

长孙皇后闻言脸颊绯红。

毕竟跟一位少年郎探讨这种,身体好不好的问题,是很容易让人尴尬的。

可是,有些时候,不探讨探讨还真不行。

“公子,最近挺好的,就是上次闹腾了一次。”

云墨闻言点点头,说道。

“我已经让福伯交代庄子里的几位木工,过几天就有新床了,到时候你自己睡一张床。”

“云雀和乐乐都还小,睡觉肯定不老实。”

“你们俩,这几天睡觉要安稳一点,上次若兰姐姐动了胎气,肯定是你俩晚上不老实的原因。”

云墨的话,让云雀和长乐都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确实,她俩都犯过这方面的错误。

“以后千万不要饮酒,不要生气,更不要胡思乱想了。”

“终究这也是一条生命啊。”

“云家庄别的东西没有,就是粮食多,别说一个孩子,再来一千个,一万个都养活的起!”

“若是那负心汉,能幡然醒悟,亲自上山接若兰回去,这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否则,我一定会替若兰出这口恶气的。”

云墨的话,让长孙皇后感激的点点头,顺势便低头不起了。

太尴尬了,此时她的脸跟火烧的一样。

长乐则从云墨口中,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听公子话里的意思,这是要准备胖揍父皇一顿的节奏,好给母后出口恶气啊!

好家伙,长乐感觉这事情,闹得有点大。

可是,到时候她该帮谁?不帮谁呢?

这道选择题,对于长乐来说,真的是太难了。

刚刚八岁的小丫头,竟然要面对如此艰难的选择,实在是太难为她了。

若是长孙皇后知道长乐心里的想法,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反正,她现在是抬不起头来了。

“公子,您就不要再说了,若兰姐姐已经够难过的了,遇到这么一个薄情寡义之人,若是被云雀逮到他非狠狠教训他一顿不可,到时候让他跪在若兰姐姐面前磕头认错。”

好家伙,云雀又来了一记神补刀!

长乐不由的开始为父皇祈祷起来。

这阵势,越来越对父皇不利啊!

云墨抬起头来,仰望天际,不由的长叹一口气!

唉!

“时间差不多了,你们几个回去吧,告诉处默他们,我和乐乐在暖棚等着他们四人。”

“至于三位大将军,小青和小红茶水伺候好,他们要是想四处走走,随他们的意即可。”

云雀起身,将身边的若兰姐姐搀扶起来。

和小青小红一起,四人往庄子里走去。

很快,处默和宝琳四人便一路小跑直达暖棚里面。

云墨正微笑着看乐乐吃草莓。

“处默,宝琳,有道,处亮,栽种技术,你们四人也都学的差不多了。”

“今日,传你们暖棚建造之术,明日开始学习暖棚火炉和火墙的设计。”

“过几日,你们四人和三位将军一起返回长安城吧!”

听了云墨的话,处默四人非常失落。

可是,他们也早有思想准备,学成之日,便是离开之时。

“正好,也趁这几日功夫,我为秦将军好好诊治身体里的暗疾。”

云墨的话,让秦有道不得不感动的,再次施礼道谢。

云墨给处默他们授课,长乐也没有闲着,她是边听课边享受美味的瓜果和草莓。

在皇宫她是一位快乐的小公主。

可是,云家庄的日子,比快乐的小公主还要幸福许多。

程咬金,尉迟恭和秦琼,在房间里肯定是坐不住的。

“云小姐,老夫想出去走走。”

“程伯伯,您随意,公子交代了,您想去哪里看,就去哪里看!”

程咬金闻言,满脸笑的宛如菊花般灿烂。

“云小姐,实不相瞒,老夫想去暖棚里看看。”

“好啊,程伯伯,云雀带三位将军前去。”

“不过,公子正在给处默哥他们四人,在暖棚授课,程伯伯不怕耽搁处默哥他们学习的话,咱们马上就走。”

听了云雀的话,程咬金瞬间醒悟过来。

“云小姐,还是不要影响公子授课的好,我们就在庄子里随便逛逛吧!”

“嗯,云雀给程伯伯带路。”

云雀转身往外走去,程咬金,尉迟恭和秦琼跟随而出。

一路上,云家庄的百姓,看到云雀都热情的打招呼。

程咬金好奇心很重,提议去百姓家里看看。

云雀也微笑着,带领他们前往观看。

整个庄子里,有孩子学堂读书的人家,都已经知道三位大将军亲临云家庄。

看到三位大将军跟随小姐登门,百姓们都非常热情。

程咬金,尉迟恭和秦琼这次算是长见识了。

各家各户,粮食满仓不说,家家院子里有个小暖棚,种植的蔬菜,足够他们一家过冬的。

院子里鸡鸭鹅齐鸣!

宛如张飞打岳飞,那叫一个满天飞!

程咬金,尉迟恭和秦琼三人,尽管做好了足够的心里准备。

还是被亲眼所见的一幕给吓着了。

他们三位,在长安城也算是响当当的人家。

可是,生活还不如云家庄的一户百姓。

何其可悲!

何其可悲啊!

不过,转念一想,三人又高兴了起来。

刚刚和各自的孩子聊天,通过处默,宝琳和有道口中,他们已经确定,云公子乃是有前往长安城的意向的。

只是到底什么时候去,可真是让人着急啊!

虽然当天下午,程咬金三人,未能到暖棚一观。

可是,看着云家庄百姓院子里的暖棚,已经让三人大开眼界。

热情的百姓们,又是采摘黄瓜,又是采摘西红柿。

盛情难却的程咬金,尉迟恭和秦琼,全部满脸微笑着收下。

三人左一口黄瓜,右一口西红柿,小日子过的那叫一个滋润。

何止是一个美滋滋了得。

再云雀的带领下,程咬金三人参观了猪舍。

他们终于明白为何长安城的猪肉那么难吃,云家庄的猪肉味道却鲜美无比。

因为这里的猪,是真真正的猪。

长安城周边的猪,都他娘的是假冒伪劣产品。

个头不如这里的猪个头大。

毛发没有这里猪的毛发黑亮。

最要紧的是,长安城的猪吃的是粑粑。

而这里的猪,吃的是粮食。

长安城的猪连个栖身之处都没有。

这里的猪,住着舒服的可以遮风挡雨的房间。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可是这伤害值,来得太过猛烈了一点。

程咬金三人对视一眼。

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云家庄不但是人间天堂。

也是猪的天堂。

全天下的猪,若是得知它们的小伙伴,在这里享受这样的待遇。

绝对会,统统哭晕在厕所。

程咬金,尉迟恭和秦琼三人,就跟个好奇宝宝一样,从猪舍又走到了田间。

得知,这片土地,是众人用手拎,用肩扛,从山下运土而堆积而成的。

程咬金瞬间疑惑的瞪大了眼睛。

公子,如此神仙人物,为何还要让众人承受这样的苦难?

瞬间程咬金恍然大悟。

一定是公子故意而为之的。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公子这是检验众人,是否有吃苦的意志和决心,看来这些人都很幸运啊!

最终苦尽甘来!

程咬金对于自己的猜测和理解,非常的满意。

因为,没有比这更好的解释了。

“程伯伯,今日公子说,再过几日这片土地就可以翻耕了,今年,这里将会种植花生。”

嘶!

程咬金,尉迟恭和秦琼,纷纷瞪大了眼睛。

“云小姐,花生,又是个什么花,生的?”

虽然程咬金感觉自己一个半大老头子,问一位未出阁的姑娘,这样的问题,属实离谱。

可是,程咬金忍不住啊!

还好,云雀并没有听出来,程咬金言语里的停顿。

不然这丫头,肯定会羞的满脸通红。

“程伯伯,花生可好吃了,也是在土地下面结果的,等到丰收以后,咱们长安城的酒楼,又可以多一道美味佳肴了。”

“哦!”

程咬金闻言,高兴的点点头。

原来不是花儿,生的。

幸亏云小姐没听出来,刚刚自己的话,要不然可糗大了。

“云小姐,刚刚听到说过几日要翻耕土地,老夫心里惭愧啊!今日因为老夫三人前来,又让公子宰杀了一头牛,少了一头牛肯定会影响这土地的翻耕时间。”

“老夫,这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尉迟恭和秦琼,也觉得程咬金说的挺有道理的模样。

可是,刚刚吃牛肉的时候,你可是最欢实的,这会儿开始一副为牛抱打不平的模样。

云雀闻言咯咯笑了起来。

“程伯伯,实不相瞒,云家庄养的牛,大部分都不是用来耕地的。”

“啥玩意?”

程咬金,尉迟恭和秦琼都一脸蒙圈。

“云小姐,这牛不耕地,养它们何用?”

云雀抿嘴笑了起来。

“程伯伯,这问题你还是亲自问公子,云雀却不敢回答。”

程咬金眼睛瞪的溜圆。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脑海里浮现。

难道云家庄的牛,大多都是养来宰杀吃肉的?

好家伙!

程咬金被自己这个想法给惊的一愣一愣的。

不过,老程同志,绝对是智商在线的人物。

既然直接问,云雀不回答,那就换个问题继续询问。

这丫头在怎么聪慧,也不过是个刚刚十三岁的丫头而已!

“云小姐,莫非这片土地的耕种,大都是人力所为?”

云雀使劲点点头,说道。

“虽然也用牛犁地,不过人为的更多一些,云家庄的曲辕犁轻便的很!”

程咬金不淡定了,虽然他如今身居高位,可是田地里的活计他也是略知一二的。

程咬金,尉迟恭和秦琼,三人瞪大眼睛打量着云雀。

面前的小丫头,长得非常漂亮,说是仙女下凡,也不为过。

细嫩的皮肤,刚刚开始发育的身材,未来绝对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

谁能够想到,就是这样一位,在他们眼中的柔弱女子。

竟然说云家庄的曲辕犁轻便的很。

“云小姐,每到春耕的时候,牛是最累的时候,经常会出现耕地累死牛的现象,云小姐竟然说云家庄的犁非常轻便,老夫实在不敢苟同。”

云雀闻言咯咯笑了起来。

看到云雀笑的前俯后仰的模样,程咬金,尉迟恭和秦琼都愣住了。

“云小姐,莫非老夫又说错话不成?”

程咬金看着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云雀,心里头有十万个为什么飘荡而过。

“程伯伯,你还别不相信,云家庄的犁确实非常轻便,再加上合理安排时间,不会累死牛的。”

“程伯伯,云雀带你们去看看曲辕犁去,你们就知道云雀所言非虚了。”

听了云雀的话,程咬金三人立即跟随云雀往前方走去。

“程伯伯这里是云家庄专门存放工具的地方,所有工具都是由云雀的父亲统一保管的。”

《仙木奇缘》

云雀推门而入,程咬金三人紧随其后。

院子很小,很平整,奇怪的是什么东西也没有摆放。

而房门则是紧锁的。

云雀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程咬金,尉迟恭和秦琼,瞬间瞪大了眼睛。

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的全是工具。

铁锹,铁铲,镐头,镰刀,还有诸多他们叫不上名字的物件!

“程伯伯,您看,这些就是曲辕犁。”

云雀指着一排整整齐齐的工具,开口说道。

“咦!”

程咬金快步走到曲辕犁跟前,立即蹲下身子。

尉迟恭和秦琼,也是跟着一起蹲了下来。

三人的眼睛,瞪的溜圆,人人都难掩激动和震撼之色。

这真是犁耙啊!

可是和大唐的长辕犁有很大的不同。

比长辕犁小巧了许多,而且构造也有很大的改变。

犁尖呈三角形。

程咬金伸手抚摸犁尖上面的构造。

他惊讶的发现一个问题,这犁尖下地的深度,可以人为随意掌控和调整。

程咬金,尉迟恭和秦琼,都各自发现了曲辕犁和大唐长辕犁的不同之处。

“程伯伯,要不要去院子里,让云雀试试看?”

程咬金闻言,直接拎起来曲辕犁。

原本他使出了浑身力气,可是拎起来以后,程咬金发现自己错了。

这玩意,根本就不重。

三人跟随云雀走到院外。

云雀将绳索拎起来,就要往肩膀上搭。

“云小姐,使不得啊,公子若是知道,肯定会生气的,叔宝,算了还是敬德来吧,叔宝身上有伤。”

程咬金对着尉迟恭使个眼色。

尉迟恭立即接过云雀手中的绳索。

自己走进曲辕犁木架中间。

程咬金手扶犁柄,犁尖对准地面往下插去。

“敬德,往前走走两步。”

尉迟恭绳索套在肩膀上,双手握住木柄。

直接大踏步往前走去。

“吁……”

程咬金直接把尉迟恭当牛马使唤起来。

“停,敬德,赶紧住手。”

秦琼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地面上起了一道坑,松软的泥土被翻了上来。

尉迟恭回头一看,使劲揉揉眼睛。

“知节,这是俺刚刚捣鼓出来的?”

“可不是咋滴,不是你捣鼓出来的,难道还有鬼不成?”

“可是,俺他娘的根本没用力啊!”

“得亏你没有力,老子还使劲拽住你呢,要不然还不得弄条沟出来。”

程咬金和尉迟恭的对话,让云雀抿住了嘴巴。

尉迟恭放下曲辕犁和程咬金,秦琼一起蹲在地上。

三人一起探测这耕地的深浅。

“不得了,不得了啊!此曲辕犁一出,实乃大唐百姓之福啊。”

“以后百姓们再也不用为耕地累死牛而苦恼喽。”

程咬金意味深长的感叹着,眼睛时不时的偷看云雀一眼。

毕竟,这可是云家庄的工具,能不能带回长安城,还得看云公子和云小姐的脸色。

“听,程伯伯的意思,是要带走一具曲辕犁?”

“云小姐,老夫正有此意,不知可行否?”

“一具曲辕犁而已,公子应该会同意吧,云雀觉得问题不大。”

听了云雀的话,程咬金是眉毛胡子一起笑。

“好,还望云小姐多美言几句。有这曲辕犁,陛下对咱们酒楼,更会关照有加的。”

程咬金觉得,云雀这丫头还是好忽悠一点的。

云雀闻言点点头,说道。

“好吧,晚饭前,云雀给公子说一句。”

云雀话音落地,云墨带着处默,宝琳,有道处亮,正好从这里返回。

长乐第一个一溜烟跑了过来。

“云雀姐姐,你们在干什么呀?”

小丫头直接跑到云雀身边,昂起头来,甜甜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随后便用一双好奇的眼睛,打量着地上的曲辕犁。

长乐这个年纪,自然不识得曲辕犁,不过看三位将军的表情,她也能猜测到此物定有不凡之处。

云墨也迈步进入了院子里。

看到地面上的一道沟,还有一具曲辕犁,云墨瞬间知道,这肯定是云雀拿出来显摆的。

不过,想必也离不开程咬金三人,一番口舌利诱。

“云雀,怎么把它拿出来了?现在还没到春耕的时候。”

云墨板着了,开口说道。

“公子,程伯伯不相信云家庄的曲辕犁轻便,所以……”

果然,和云墨想得一样,这丫头被程咬金用激将法,给忽悠了。

“公子,这曲辕犁确实不错,实在是造福大唐百姓之神器啊!”

程咬金多聪明一个人啊,从云墨的表情里,他便看出来,自己忽悠云雀的圈套被识破了。

求人不如求已!

现在还是自己主动开口为妙。

“程将军客套了,这曲辕犁原本我就打算,让处默他们返回的时候,带上一具的,毕竟种植蔬菜瓜果,也是需要耕地的。”

程咬金傻了。

算计来,算计去。

这不是瞎折腾吗?

公子已经打算将这曲辕犁,让处默带回长安城了。

“公子,都怪老夫一时好奇心太重,老夫也是听闻曲辕犁特别轻便,所以急与一观!”

程咬金话音落地,心里可是坎坷不安。

公子是否看透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想到这里,程咬金感到浑身都不得劲。

上午在学堂之上,公子可是对他们三人一阵盛赞的。

什么一身是胆,精忠报国。

就连如今的安定日子,都是他们浴血奋战而来的。

评价之高,让程咬金都感觉不好意思。

唉!

以后自己那些花花肠子,真不能在云家庄使用了。

特别是在云雀身上,还是好自为之吧!

云墨微微一笑开口说道。

“世人皆有好奇之心,帝王将相尽难免俗也!一些小事情而已,再说了也是我答应三位将军,随便看的。”

“公子,胸怀宽广,老夫佩服。”

程咬金抱拳施礼说道。

“程将军言重了,眼下天色也不早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云雀,吩咐花婶准备晚膳吧。”

云雀闻言,答应一声便拉着长乐的手离开。

“处默,先将曲辕犁放回去,把门锁住。”

“嗯。”

程处默放好曲辕犁,将门锁合上。

众人一起同行,返回云墨房间。

“原本我打算让有道去立军功的,毕竟处默和宝琳如今都是将军之身,处亮年纪还小几岁,自然无需着急。”

云墨坐定以后,开门见山的话,让房间里一片安静。

“可是,有道不同,他和处默,宝琳年纪相当,而且三人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这段时间我也看出来了,有道很上进也很努力学习,是个好孩子。”

“下个月中,突厥少量骑兵会突袭泾阳边塞。届时只需要有道带领一干将士,在边塞上等待他们出现,不费一兵一卒,便可以吓退来犯之敌。若是砍下几个敌军的脑袋,那是再好不过了!”

云墨的话,让秦琼和秦有道立即双眼精光闪烁。

这确实是大好的立功机会。

实打实的军功,莫过于,平叛反贼,抵御外敌,开疆扩土。

“今日,三位将军既然发现了曲辕犁,我若是不让你们带走一个,想必三位将军心里也不踏实。回去也不好交差!”

云墨的话,让程咬金,尉迟恭和秦琼,瞬间尴尬起来。

因为云墨确实说到他们心窝窝里去了,这样的曲辕犁若是看到不带走一个,他们回去真会睡不好觉。

陛下让他们来云家庄的目的,一是请公子出山,去长安城授课。

二是,探测云家庄的各种秘密。

“不过,我已经决定,让他们四人,几日后和三位将军一起返回长安城,这曲辕犁的功劳,就算在有道身上吧!”

听完云墨的话,房间里安静了片刻之后,程咬金便抱拳开口说道。

“公子大义,老夫佩服!”

“公子大义,老夫佩服。”

尉迟恭也跟着程咬金附和道。

云墨微笑着点点头。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决定了,泾阳边塞的来犯之敌,也要透露给当今天子,莫让他们祸害大唐百姓,至于功劳给谁,三位大将军自己商量吧!”

“晚膳后,我还有要事相商,先给秦将军针灸一番,有道去煎药吧!”

听闻云墨还有要事相商,程咬金和秦琼以及尉迟恭,都猜不透,公子到底还有何要事?

难道是同意出山去长安城了?

不过公子不说,三人也不开口问了,免得言多必失!

等秦有道煎好草药回来,晚膳也都准备好了。

云墨让有道将汤药放在一旁,给秦琼将银针取下,叮嘱他饭后服药。

晚膳依然是满桌牛肉和青菜。

中午吃了一肚子牛肉,程咬金,尉迟恭和秦琼等人还未彻底消化完毕。

晚上饭量自然小了许多。

众人用膳完毕,小青和小红将饭桌上收拾利落。

长乐知道晚膳后,公子有和三位将军有要事相商,所以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肯离开的。

作为父皇和母后的双面小卧底。

长乐无论站在那条战线上,都必须将偷听进行到底。

“处默,宝琳,你们几个先出去吧。”

“云雀,带乐乐出去散散步。”

“嗯。”

处默,宝琳,有道和处亮,立即往外走去。

“乐乐,跟姐姐出去散散步喽。”

云雀微笑着伸出了手。

“云雀姐姐,乐乐好冷啊,还是烤烤火暖和点。”

一说慌就脸红的长乐,小脸红扑扑的。

“算了,让她烤火取暖吧,乐乐体质虚弱。”

云雀无奈的摊摊手,转身离开了房间。

程咬金心里跟明镜似的,感情公主殿下是在这里刺探情报的。

第0110章双面卧底

相关推荐:消失九年后我又红了全网黑的我挺着孕肚参加恋综,爆红了穿书后,我在娱乐圈养老爆红了支付99元,神秘过往竟然是宗门圣子我要嫁的人竟然是我的队长我以庙堂镇山河太古神尊斗罗之从被比比东收徒开始坑爹就变强,开局让女帝当我小娘我能看到收益率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