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第0115章继续测

作品:《大唐:我的丫鬟竟然是长孙皇后

“你是说,魏征撒谎?”

李世民注视着高艺德开口询问道。

“陛下,臣只是推测,治病救人乃是臣的职责。或许是魏征自己想不开,自己摔自己,也不得而知!”

百官们算是听明白了,按照太医署的说法,这魏征肯定不是摔的。

想想也是啊。

今早众人都亲眼看到了魏征的惨状。

即便是摔个鼻青脸肿,这也合情合理。

可是,能让双臂和双腿四处骨折,肋骨更是断了六根之多。

这得使多大劲摔自己啊!

即便是自己摔自己,断了胳膊和腿,他还怎么摔肋骨啊?

“传李君羡觐见!”

李世民已经看到了,百官们的疑惑不解之色。

虽然魏征摔的漏洞百出,可是李世民一定要让这漏洞及时补上。

李君羡就是补这漏洞之人。

很快,李君羡便步入显德殿。

作为百骑司大统领,李世民最忠实的护卫者。

李君羡一直就在显德殿周围,也跟随李世民,去了光福坊魏征的府邸。

“君羡,朕让你调查的事情,可有结果?”

“陛下,属下已经彻查过了,昨夜,确实无人出入光福坊。”

“魏征府邸前后左右的街坊四邻,均未听到魏征府邸有任何异常声音。”

“即便是魏征夫人裴氏, 和长子魏叔玉,也亲口承认, 未听到有异常声音, 而且裴氏发现魏征倒地之时, 魏府的大门紧闭,门拴紧插!”

“综上所述, 属下也以为,魏征所言虽然难以理解,可是却是事实!”

李君羡话音落地, 显德殿一片安静。

满朝文武也是面面相觑起来。

看来,眼下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魏征真是自己摔自己,而且还得是, 咬着牙使劲摔。

众人甚至都开始想象当时的场景了,魏征是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把自己浑身摔上一遍。

好家伙,这可真是一个狠人啊。

虽说, 人不狠站不稳,男人要对自己狠一点。

可是,这也太狠了吧!

李世民脸色凝重的, 点点头说道。

“君羡, 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 还要继续仔细盘查,不可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若是魏征真是自己摔的, 此事也就算了。”

“若是有人逼魏征摔的,朕决不轻饶!”

“退朝!”

李世民大踏步的往御书房走去, 因为按照时间推算,程咬金三人应该快要到了。

房玄龄,杜如晦和长孙无忌, 三人紧跟李世民往御书房走去。

进入御书房,李世民立即示意三人坐下。

“玄龄, 克明, 辅机。你们三人肯定也看出来,魏征摔的属实难以让人理解了吧?”

“陛下,大唐律法,凡事讲究一个人证物证俱全,既然玄成一口咬定是自己摔的,臣以为,陛下大可不必再兴师动众了。”

宰相房玄龄的话,让李世民脸色缓和了下来。

“玄龄言之有理啊!是朕看到魏征如此伤重,心里有些乱了。”

“陛下爱护臣子,实在是大唐之幸也!”

杜如晦也不失时机的称赞一句,让李世民面带微笑起来。

“玄龄,克明,辅机。朕有一要事,要让你们三人去办。”

李世民言语颇为郑重的开口说道。

“陛下,臣等誓死追随陛下,为陛下效劳,乃是臣等的本分。”

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纷纷表示了决心。

“实不相瞒,今日那曲辕犁,并不是有道制造出来的。”

李世民话音落地,御书房立即安静了下来。

长孙无忌,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种结果。

陛下竟然和秦有道,在显德殿里演了一出双簧。

突然,三人眼睛齐齐闪亮起来。

秦有道和程处默,好的跟穿一条裤子似的。

而程处默则和那个神秘莫测的云公子交好。

“陛下,那曲辕犁,莫非出自云家庄,云公子之手?”

长孙无忌的话,让李世民微笑着点点头, 说道。

“辅机所言甚是!”

宰相房玄龄和杜如晦, 有点搞不懂, 陛下这葫芦里要装啥药了。

紧接着李世民的话,更是让三人一脸懵圈。

“实不相瞒, 知节, 敬德和叔宝,昨晚刚刚从云家庄回来,而那曲辕犁也是从云家庄带来的。”

短暂的蒙圈以后,房玄龄,杜如晦和长孙无忌都明白了。

难怪那日,程咬金,尉迟恭和秦叔宝,三人无故旷朝。

原来是离开长安城前往云家庄了。

魏征出面弹劾程咬金三人,陛下非常痛快的答应严惩不贷。

才有了三人的禁足令,而且不许任何人探视。

原来这一切,都是陛下一手操控,故意而为之的。

魏征弹劾,反而给了陛下,一个光明正大掩盖程咬金三人离开长安城的由头。

昨晚程咬金三人从云家庄返回长安城。

昨晚魏征摔的属实离谱,全身上下一百零八处瘀伤,双臂和双腿四处骨折,肋骨更是断了六根之多。

房玄龄和杜如晦互视一眼,二人心里都突然明白,魏征是如何摔的如此巧夺天工了。

长孙无忌心里也是豁然开朗。

这里面有事,而且还是有大事。

不过,三人都是极其聪明之人。

正所谓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

陛下如此兴师动众的,带领文武百官齐齐探望魏征,他们也终于明白了陛下的一些心思。

懂得都懂!

“陛下,有何事情,臣等义不容辞!”

宰相房玄龄眼看午时都快到了,早膳都没吃的他,肚子已经开始强烈的抗议起来。

“玄龄,莫急。”

“今日午膳,朕来宴请,实话告诉你们,地地道道的定兴酒楼的酒菜。”

李世民话音落地,房玄龄,杜如晦和长孙无忌,齐齐眼睛闪亮。

房玄龄和杜如晦,早就听闻定兴酒楼的酒菜,贵出了天际。

而且他俩也从长孙无忌口中,得知了那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味道。

没想到,今日陛下竟然宴请他们定兴酒楼的酒菜,实在是有点让人喜出望外。

御书房外,响起咚咚咚咚的脚步声。

一听这地震一般的动静,李世民嘴角微微上扬。

也只有程咬金和尉迟恭,能走路走出这样的声音。

“臣,程知节!”

“尉迟恭!”

“秦叔宝!”

“参见陛下!”

“三位将军请坐。”

李世民微笑着点点头,示意三人入座。

程咬金三人坐在了房玄龄三人的对面。

对于两位宰相和长孙无忌在御书房,程咬金他们,是一点也不感到意外的,昨晚都和陛下商量好了。

“知节,午膳的事情吩咐好了吧?朕可是已经许诺玄龄,克明和辅机了。”

程咬金闻言点点头,说道。

“陛下尽管放心,用不了多久,处默和宝琳他们,会亲自送来。”

“这是陛下要的笔录,臣今日给陛下带来了。”

程咬金将四份笔录一起交给了李世民。

脸上也是颇有得意之色,毕竟四份笔录里,自己的儿子独占两份。

看来还是要多生几个才是正事。

儿子多了好办事啊。

李世民接过笔录,仔细翻阅起来。

果然这笔迹不是刚刚写上去的,刚写的笔迹很容易就可以分辨出来。

李世民越看越心惊。

这他娘的比昨晚程咬金,尉迟恭和秦叔宝,说的还玄乎。

咦!

李世民终于看到了笔录上关于自己的记录,还不错,都是正面评价,可谓是好评如潮。

李世民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

因为他看到宝琳记录的,当年自己和尉迟恭的对话,还有虎牢关一战,自己和尉迟恭二人,引窦建德部下进入埋伏圈的战事。

“玄龄,克明,辅机。你们也看看。”

李世民将看完的笔录,递给了身边的房玄龄。

房玄龄,杜如晦和长孙无忌,也仔细观看起来。

笔录上的许多事情,他们也是知道的,甚至于他们也是亲眼见证的。

而且有两份笔录,还特意提到房玄龄和杜如晦的名讳,说他们二人是秦王府十八学士之首。

“陛下,您让知节三人,这是回忆过往啊!”

宰相房玄龄微笑着开口说道。

“玄龄所言甚是,看了这些笔录,往事历历在目啊,朕都觉得又年轻了几岁。”

“朕告诉你们,这些笔录,不是知节,敬德和叔宝记录的。”

听了李世民的话,房玄龄微笑着回应道。

“既然不是三位将军写的,想必也是他们口述,然后处默和宝琳他们代笔的。”

听了房玄龄的话,李世民哈哈大笑起来。

“玄龄,若是这些笔录,都不是出自知节,敬德和叔宝之口,你相信这是真的吗?”

房玄龄闻言微微一愣神,不过很快便回答道。

“陛下,这上面之事,除了三位将军的家事,其它臣还是知道的,叔宝打败敬德那次,太上皇盛赞叔宝说的那些感人肺腑之言,臣当时也在场。”

“这上面的事情,臣自然相信啊,因为的的确确就是真的。”

李世民微笑着站起身来,来回走了几步开口说道。

“朕,实在是难以置信,这些笔录,都是云公子讲给处默和宝琳他们听的。”

嘶!

房玄龄,杜如晦和长孙无忌,齐齐惊愕的站起身来。

“这,这,这怎么可能?”

“即便是神仙,也不可能事事皆知吧!”

即便镇定如杜如晦,也声音颤抖的开口说道。

这事,比魏征自己摔自己,还要玄乎和离谱。

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知节,敬德,叔宝。你们三人说说,云家庄学堂之上的事情吧!”

李世民一声令下。

程咬金拉着房玄龄。

尉迟恭拉着杜如晦。

秦叔宝拉着长孙无忌。

三对三,开始了一对一的面谈。

程咬金三人讲的精彩,房玄龄三人听的额头冒汗。

李世民则悠哉悠哉的端起茶杯,当起了一位旁听观众。

程咬金三人,终于讲完了。

房玄龄,杜如晦和长孙无忌,还在深深的震惊之中。

御书房外响起脚步声。

明显不如程咬金的动静大。

随之而来的还有浓郁的肉香味。

李世民嘴角上扬,不用看也知道,是程处默那小子送酒菜来了。

“陛下,末将给您送酒菜来了。”

程处默在御书房门口,拎着两个食盒,身后还站在程处亮,手里同样拎着俩食盒。

“处默,快点进来,朕还真有点饿了。”

“处亮都长这么高了,这才多少天不见啊。”

程处亮最近确实见长,可能是发育的比较早吧,饭量也明显有进步,大有青出于蓝胜于蓝之势。

言情小说网

程处默和处亮,将食盒里的炒菜和红烧肉,全部摆在了桌子上。

浓郁的香味,让众人直吞口水。

“爹,俺和处亮从酒楼出来的时候,一路上人们都在议论魏征的事情。”

听了处默的话,程咬金真想给他一脚。

“狗日的,好好的提魏征干什么?”

不过话一出口,程咬金感觉,好像是自己把自己骂了。

难怪尉迟大傻在偷偷咧嘴笑。

程处默被程咬金吼了一嗓子,老老实实的准备离开。

没想到处亮又开口了。

“爹,哥说的是真的,路上的人都说,魏征摔的可有水平了,全身上下一百零八处瘀伤,四条腿都断了,肋骨更是断了整整一排!”

程处亮的话,让李世民真是哭笑不得。

真是人言可畏啊,这他娘的再传下去,不知道会有多玄乎。

程咬金俩眼珠子一瞪,虎视眈眈的看着程处亮。

这也不怪孩子们,因为此事他们并不知情,知道的只是因为魏征弹劾他们老子,昨晚差点进不来长安城。

“你个小兔崽子,魏征怎么会四条腿都断了,你以为魏征是蛤蟆啊?还他娘的四条腿都断了,别人的话,你们也敢信?赶紧给老子滚蛋。”

程咬金抬起蒲扇大的巴掌,随时准备呼过去。

“爹,俺哥和宝琳,有道都商量好了,原本准备带上俺一起,去狠狠教训一顿魏叔玉他们兄弟三人的。”

“现在好了,魏征摔成这般模样,老可怜了,俺们的计划不得不暂时放下。”

“赶紧给老子滚,天子脚下竟然敢聚众打架,回家老子再收拾你们两个臭小子。”

程咬金的大巴掌高高举起,吓得处默和处亮赶紧溜之大吉。

“陛下,这俩熊孩子让您见笑了。”

“知节,朕倒是觉得处默和处亮都坦诚的很,随你,都是实在人。年轻人吗,打打闹闹也是无妨,只要别太过分就好。”

“对了,听处亮的意思,他们几个这是准备为父报仇啊,有点意思。不过,处默和处亮,说的不错,魏征确实是摔着了。”

“这是真的?还断了四条腿?一排肋骨?”

程咬金眼睛瞪的溜圆。

把房玄龄,杜如晦和长孙无忌都被骗过了。

难道魏征真是自己摔倒的?跟他们三人没有关系?

李世民闻言点点头,悲痛的表情浮现在脸上。

“知节,敬德,叔宝。你们三人是没有看到魏征的惨状啊,真叫一个观者落泪,闻者伤心啊!”

“算了,咱们边吃边聊,今日还有诸多事情商议,魏征的事情先放一边。”

李世民说完便抄起来筷子。

秦叔宝负责斟酒,没办法,这里属他最小。

陛下既然不招呼宫女进来,那也只能自己倒酒了。

酒是美酒,菜是好菜,红烧肉的味道,更是让众人撂不下筷子。

一顿酒吃了半个时辰的时间。

期间还听程咬金,尉迟恭和秦叔宝,讲云家庄的种种见闻。

说到下月中,突厥偷袭泾阳北部边塞的事情。

房玄龄,杜如晦和长孙无忌,都是面带忧虑之色。

“陛下,当初臣和辅机,陪同陛下前往渭水河畔,和颉利狗贼,签订了渭水之盟,这才过去一年多的时间而已,没想到这狗贼又开始不安分了。”

宰相房玄龄余怒未消,气愤的开口说道。

“玄龄,稍安勿躁,听知节他们把话说完。”

听完程咬金的话,房玄龄,杜如晦和长孙无忌都放下心来。

原来不是主力骑兵,不过是一个部落的散兵游勇而已。

“下个月中,眼下已经是月末了,边塞距离长安城遥远,也时候抓紧准备了。”

“虽然敌人来势不甚凶猛,朕以为还是稳妥些好,不能让边塞的百姓蒙受苦难。”

李世民的话,让众人都点点头。

“陛下,辅机以为,冲儿还可以历练历练。”

长孙无忌自然不能放过这个大好的军功,听程咬金的意思,这就是白送的军功。

李世民闻言点点头,说道。

“玄龄,遗爱朕觉得也可以历练一番了。”

“克明,还有杜荷,朕打算让他也跟着走一趟。”

李世民的话,让房玄龄和杜如晦都非常高兴。

二人当场便应允了下来。

“玄龄,克明,辅机,你们三人也一起同行吧!”

听了李世民的话,房玄龄,杜如晦和长孙无忌,满头雾水。

这点小事,值得他们三人一同前往吗?

不等三人开口询问,李世民接着开口说道。

“此去泾阳北部边塞,将突厥赶走以后,你们三人还有要事为朕出面。”

“实不相瞒,知节,敬德和叔宝已经成功了一半了,朕对你们三人期望很大。”

“也希望你们能再次探索云家庄的秘密,若是那云公子,无需介绍,便能认出玄龄,辅机和克明,即便是他说自己不是神仙,朕也绝不相信。”

房玄龄,杜如晦和长孙无忌,依然疑惑。

他们难道就这样贸然前往云家庄!

相关推荐:消失九年后我又红了全网黑的我挺着孕肚参加恋综,爆红了穿书后,我在娱乐圈养老爆红了支付99元,神秘过往竟然是宗门圣子我要嫁的人竟然是我的队长我以庙堂镇山河太古神尊斗罗之从被比比东收徒开始坑爹就变强,开局让女帝当我小娘我能看到收益率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