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大唐:我的丫鬟竟然是长孙皇后 > 第0122什么?还要继续…
  • 一键听书

    第0122什么?还要继续…

    作品:《大唐:我的丫鬟竟然是长孙皇后

    二人一别多日!

    自然有许多话要说。

    长孙皇后牵挂着承乾和青雀。

    李世民也惦记着自己的小公主长乐。

    说到长乐,李世民和长孙皇后都不免感伤起来。

    “观音婢,若不是长乐上次回来,你要蛮二郎多久?”

    长孙皇后闻言,惊讶的抬起头来,说道。

    “二郎,何处此言?观音婢那有事情隐瞒二郎?”

    李世民看着观音婢, 一双清澈见底的美目,握紧了观音婢的玉腕。

    “观音婢,长乐都告诉我了,你身体有暗疾,贞观十年,将会离开二郎而去……”

    李世民瞬间双眼通红,想起当时长乐痛哭流涕的模样, 至今仍然让人心疼不已!

    “二郎,知道。你是担心我为你难过,所以故意隐瞒我。你可知道,咱们的长乐痛哭流涕的样子,有多让人伤心。没想到你走后不久,长乐也会离我而去,当时真是一个雷击紧跟一个雷击……”

    长孙皇后伸手为李世民擦拭泪水。

    然后紧紧的抱紧了他。

    这个心狠起来,连自己都砍的男人。

    其实有一颗,非常柔弱的心。

    也许这颗心,只是为她一个人柔弱。

    可是,这一切也就足够了。

    “二郎,没事了。”

    “如今咱们长乐,每日跟在云公子身边,认真努力的学习医道, 这次观音婢返回长安城,云雀特意询问长乐,要不要一同前往。”

    “咱们长乐说,她要好好跟随公子学习医道, 长安城有什么好玩的。一副很认真的模样呢!”

    “长乐虽年幼,可是非常乖巧, 她自己承诺要亲手为我医治。”

    “再说了,万一有啥意外,不是还有云公子吗,种种迹象表明,云公子踏足长安城的日子不远了。”

    长孙皇后的话,让李世民瞬间来了精神。

    “观音婢,如今他已经答应出山,只是那图纸上的学院,按照工部侍郎张达所言,最快也要一年时间方可完工,朕给了他半年期限,目的就是让他抓紧时间不可懈怠,不过半年之内,想来很难完成。”

    长孙皇后闻言,点头说道。

    “二郎多费心思吧,时常过去查勘一番,对施工人员给予鼓励和奖赏,多征集天下能工巧匠。或许还能让工期再快一些。”

    李世民闻言点点头,说道。

    “还是观音婢,最有主意,明日朕便亲自前往现场,同时布告天下,广招能工巧匠。”

    李世民说完,手便往下面探去!

    “二郎,你还想干嘛?”

    长孙皇后被李世民不安分的手,惹得微微颤抖起来。

    “观音婢,再来一次吧……”

    一刻钟后!

    李世民一阵嘶吼。

    连续抖动几下,便安分了下来。

    长孙皇后后头一看,床单上面,立即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二郎,赶紧走吧,把这张床单一同带走。”

    “云雀估摸着也快回来了,被她撞到了就麻烦了。”

    李世民闻言点点头。

    二人一同下床,长孙皇后飞速的将床单叠起来。

    这么一大片水渍。

    若是被人看到,那得多尴尬啊!

    李世民接过来床单,还凑到鼻子前使劲闻了闻。

    “二郎,多脏啊……”

    长孙皇后真是无语了。

    直接一个粉拳捶了过去。

    李世民微笑着承受这一记粉拳,说道。

    “观音婢,明日我再来看你。”

    李世民也担心万一被云雀撞到。

    于是推门而出,离开程府以后,李世民看着手中的床单。

    想想刚刚的情景,真是让人舒坦到骨子里啊。

    虽然跪得膝盖有些红肿生疼。

    可是更能领略其中的美妙之处。

    实在是妙不可言!

    李世民走后不久,程咬金夫妇便返回了程府。

    不过片刻时间,云雀也高兴的从东市场回来,兰婶也跟着一起从酒楼返回。

    “若兰姐姐,刚刚云雀去咱们酒楼转了一圈,如今排队的客人,都到了两个月以后了。”

    长孙皇后看到兰婶,热情的打着招呼。

    想当初,自己的一手厨艺都是兰婶和花婶,手把手传授的。

    很快,宵禁的钟鼓声响起。

    即便是程咬金官居左武卫大将军,也不得不让管家赶紧关上程府大门。

    然后插好门栓。

    第二日一大早,云雀和长孙皇后,便往长安城外而去。

    昨日只是栽种了少许瓜果蔬菜,今日还要继续看着处默他们栽种。

    相比于直接撒种种植,移植是最见成效的办法。

    不是每种蔬菜都可以移植的,而且成活率也是个很大的问题。

    长孙皇后和云雀赶到的时候。

    处默,处亮,宝琳和有道。已经在暖棚里忙碌了很长时间了。

    云雀看着四人忙碌的模样,满意的点点头。

    四人分工有序。

    处默挖坑,处亮移植,宝琳培土,有道浇水。

    “处默哥,累了吧,累了就歇会。”

    云雀甜甜的招呼道。

    “不累,不累,还有一马车,就全部移植完了,等移植完以后,在休息也不迟。”

    被云雀喊一声处默哥,美的程处默跟二五八万似的。

    很快最后一马车,从云家庄移植过来的菜苗,也被赵成牵马拉了过来。

    几位士兵,小心翼翼的从马车上往下拿,生怕碰掉了根部的泥土。

    只要泥土还包裹着根部,成活的一样就是非常大的。

    栽种完毕以后。

    第一个暖棚里面,立即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里面一株株绿莹莹的菜苗,让众人脸上都浮现出笑容。

    稍微休息片刻,众人便向第二个暖棚走去。

    棚里面的土地已经被仔细翻耕过了,松软的表面上,连一块大块的土坷垃都没有。

    一垄垄菜畦,规划的非常均匀。

    长短对称,间隔一致。

    “处默哥,你们还真是深得公子真传啊,就连菜畦都休整的这么整日好看。”

    云雀满意的点点头。

    看来这一趟,自己不用来都没有问题。

    处默,处亮,宝琳和有道,开始播种。

    昨晚用水浸泡过一夜的种子,依然用木桶浸泡着。

    四人分工协作!

    处默在前面挖坑,处亮在后面点种,宝琳用脚培土,顺便还要踩上一脚,有道也提着水桶,仔细的浇水。

    《仙木奇缘》

    云雀看看处默挖坑的深浅,在看看处亮点种的位置和数量,见证过宝琳培土和有道浇水以后。

    云雀便微笑着和四人告别了。

    “处默哥,你们忙着,云雀去长安城逛逛去。”

    因为四人做的太完美了,自己根本没有需要让他们改变的地方。

    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城里溜达溜达。

    看着云雀挥一挥衣袖,直接转身离去。

    处默四人,满脸尽是遗憾之色。

    好不容易有个,在云雀面前表现的机会。

    四人都努力的表现着。

    结果,人走了!

    云雀一走,四人干活的劲头,立即去掉了三成。

    一个个蔫儿吧唧,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没人想到云雀会这么快返回长安城。

    赶车的管家程普也是一脸疑惑。

    好在暗中有假扮百姓的百骑司暗探,一路尾随马车而来。

    看到马车返回长安城,百骑司暗探,立即策马扬鞭,直奔长安城而去。

    “若兰姐姐,陪云雀去西市场看看吧,今日里云雀身上可是有银锭的。”

    长孙皇后闻言点点头,微笑着答应下来。

    昨晚上就没有陪云雀逛街,今日若是依然不陪她的话,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

    想起昨晚上的事情,长孙皇后不免脸色红晕起来。

    如此难为情的动作,二郎竟然让自己连续做了两次。

    最后更是连床单都要悄悄拿走。

    不然实在是,太……

    “若兰姐姐,你脸咋红了?不会是感染风寒了吧?”

    云雀关切的伸出小手,贴在长孙皇后的额头上。

    还好,没有感觉发烫。

    “姐姐没事,是肚子里的小家伙,又不安生了。”

    长孙皇后话音落地,云雀便将小脑袋贴了过去。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云雀咯咯笑个不停。

    “若兰姐姐,他真的在动耶,小宝宝你要听云雀姨娘的话,老老实实的安分一点,到时候云雀姨娘一定会很疼很疼你的。”

    云雀的话,让长孙皇后脸颊闪耀着母性的光辉。

    马车从春明门进入长安城。

    程普按照云雀的吩咐,驾驶马车,直奔西市场而去。

    如今已是阳春三月,长安街两旁的绿植都已经开始泛绿。

    尤其是牡丹花,上面的花骨朵,用不了多久,就会迎风绽放。

    阳光明媚的春天,让人们脱下厚厚的冬装。

    每个人都显得神采奕奕,精神倍增。

    马车抵达西市场,云雀搀扶着,她眼中的若兰姐姐下车。

    “若兰姐姐,好热闹啊,比咱们上次来的时候还要热闹。”

    上次来的时候是年底,又是寒冬腊月。

    百姓们宁愿在家里守着火盆,不是真的生意人和需要采购,谁会没事出来挨冻啊!

    长孙皇后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由的眉头紧皱起来。

    西市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若是进去,难免会发生挤碰。

    若是再遇到那种不怀好意之徒。

    免不了被吃豆腐。

    “云雀,咱们还是不要进去了,沿着路边看看就好。”

    云雀闻言,有些不开心的嘟嘟起嘴巴。

    不过突然看到,若兰姐姐挺起来的肚子。

    云雀瞬间便微笑着点点,说道。

    “好,云雀听若兰姐姐的。”

    云雀和皇后娘娘不知道的是,此时她俩已经被人暗中盯上了。

    暗中保护皇后娘娘的百骑司暗探,自然也发现了,有人暗中盯上了皇后娘娘和云小姐。

    而那人,百骑司的暗探还认识,乃是五姓七望卢氏的管家。

    作为百骑司的暗探。

    不但熟知文武百官,达官显贵,五姓七望更是他们必须掌握的资料。

    而五姓七望的管家,最近更是被大统领李君羡下令,是他们需要暗中监督的重中之重。

    因为许多背地里的事情,都是管家出头一手操作的。

    “若兰姐姐,云雀扶你上车吧,免得被人撞到,若是姐姐有个闪失,公子肯定饶不了云雀。”

    长孙皇后对于这个善解人意的丫头,真是越来越喜欢了。

    如今不仅仅是善解人意,而且还更加懂得照顾人了。

    二人坐上马车,一路往西而行,马车行走的很慢。

    卢家的管家,也一直不紧不慢的跟着。

    马车抵达西市场尽头,便调转车头。

    “云雀,咱们回吧,姐姐口渴了。”

    云雀闻言点点头,看到路边刚好又茶馆。

    云雀便让程普将马车停下。

    自己则下车往茶馆走去。

    “店家,来两碗好茶。”

    云雀将一块银锭放在了桌子上。

    茶馆老板当场就吓坏了。

    俺滴请娘嘞,这银锭他也找不开啊。

    “小姐,您有没有铜板,俺这店小,做的是小本生意。”

    管家程普,立即从马车上下来,掏出两块铜板塞到老板手中。

    云雀端起一碗茶水,向马车走去。

    “若兰姐姐,您先喝。”

    长孙皇后微笑着接过茶碗。

    云雀转身又端来一碗茶水,二人坐在马车里喝了起来。

    “姐姐,云雀去给店家送碗去。”

    云雀捧着两个茶碗,往茶馆走去。

    “云小姐,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云小姐,真是太好了。”

    云雀看着对自己抱拳的中年男子。

    一脸疑惑的开口询问道。

    “你是?”

    “云小姐,能否行个方便,我家老爷和云小姐有要事相商。卢家!”

    卢氏管家压低声音说道。

    旁边的百骑司暗探,随时准备出手。

    长孙皇后,也从马车里看到了这一幕。

    不过她确信四周,肯定有禁卫军或者百骑司暗探在暗中保护,所以心里一点也不慌。

    倒是对和云雀说话的中年男子很是好奇。

    长孙皇后仔细打量,确定自己并没有见过此人。

    云雀故作沉思片刻,然后开口说道。

    “五姓七望的卢氏?定兴酒楼开业第一日,从云雀这里购买过琉璃杯子的卢家族老?”

    “云小姐所言正是,正是我家老爷。”

    卢家管家满脸堆笑的回答道。

    “说吧,到底何事?本小姐只是个生意人,其他事情免谈。”

    云雀抬头看一看马车,颇为不耐烦的开口说道。

    “云小姐,我家老爷自然是想跟小姐继续做生意。小的最近一直在东西市场溜达,没想到还真在这里遇到了云小姐。我家老爷说了,有些事情需要与云小姐面谈。”

    “这冒昧的请您到卢府的话,小姐肯定不会前往,所以时间,地点由小姐来定。”

    云雀低头沉思片刻,一副很为难的模样。

    “云小姐,您放心,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还有我家老爷知,绝不会有第四人知道。”

    “好吧,今日申时。午间酒楼的客人肯定离开了。申时我在酒楼等你家老爷前来,今日也算你运气好,最多还有两日,我就要离开长安城了。”

    云雀说完快步往马车上走去。

    身后的卢氏管家,立即急匆匆的转身离开。

    “云雀,那人是何人?云雀莫非认识?”

    云雀刚刚坐稳,长孙皇后便开口询问道。

    “若兰姐姐,此事姐姐还是别问了,免得姐姐担心。”

    云雀紧紧握住了双手,面色也是一脸沉重之色,双眼竟然有一丝寒光在闪烁。

    长孙皇后心里咯噔一下,她还从未见过云雀如此模样。

    “云雀,你我亲如姐妹,是不是信不过姐姐,看你这个样子,姐姐很是担心。”

    长孙皇后,伸手握紧了云雀的手。

    “若兰姐姐,既然你想知道,姐姐你自己看吧……”

    云雀从袖筒里掏出一封书信。

    长孙皇后接过书信,仔细的铺展开来。

    是云墨的笔迹,如今对于云墨的笔迹,长孙已经非常的熟悉了。

    长孙皇后仔细的看了下去。

    瞬间,长孙皇后脸色煞白,整个人都跟着颤抖起来。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是这样?

    长孙皇后瞬间浑身冰凉。

    不对,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事实,绝对不会是这样的。

    长孙皇后努力让自己沉住气,仔细往下看去。

    呼!

    长孙皇后长出一口气。

    果然,事实和自己看看看到的不一样。

    若不是看到最后,长孙皇后差点就绝望了。

    “云雀,公子为何要这样做?若是他们不答应,再反咬一口,那可如何是好!”

    长孙皇后终于看完了书信,心里的石头也终于安稳落地。

    “姐姐,还记得云雀曾经说过的话吗?我们云家在长安城有血海深仇,这仇只能由云雀和公子来报!”

    “公子不想沾染杀戮,也不想让云雀碰一丝血,所以也只能借他人之手了。”

    “至于他们不答应?那是不可能的,面对巨大的利益和财富,没有人会保持清醒,若不是如此,他们怎么会四处探听云雀的消息。”

    “若兰姐姐,知道云雀为何一来长安城,就往东西市场上溜达吗?云雀不是真的喜欢热闹。只是希望他们有人送上门而已!”

    长孙皇后听了云雀的话,再回想云墨手书上的一字一句。

    瞬间便完全明白过来。

    她终于明白,云雀为何会心不在焉的出城,看处默他们种植菜苗,而后兴冲冲的返回长安城了。

    “云雀,即便事情都按照公子所言的那样,最后该如何收场?他们可是世家,在长安城的势力无人能及。姐姐担心……”

    “若兰姐姐,不必担心。云雀这里还有六封书信呢!”

    云雀从袖筒里掏出六封书信。

    每一封,都用腊泥封的严严实实的。

    “云雀,这都是公子的手书?”

    云雀使劲点点头,说道。

    “只要,今日申时一切顺利,这些书信也到了要见到主人的时候了。”

    长孙皇后,心砰砰直跳。

    若是论起权谋,长孙皇后感觉自己也算是可以的了。

    可是,此时她感觉自己还是远远不够。

    马车一路往东行驶,在崇仁坊左拐一路往北。

    目送马车消失在崇仁坊的坊道上。

    百骑司暗探,急匆匆的往皇宫而去。

    相关推荐:消失九年后我又红了全网黑的我挺着孕肚参加恋综,爆红了穿书后,我在娱乐圈养老爆红了支付99元,神秘过往竟然是宗门圣子我要嫁的人竟然是我的队长我以庙堂镇山河太古神尊斗罗之从被比比东收徒开始坑爹就变强,开局让女帝当我小娘我能看到收益率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