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第0126章神助攻

作品:《大唐:我的丫鬟竟然是长孙皇后

卢仕昌和卢仕盛,齐齐点头回答道。

“伯父,仕旺兄所言句句属实!”

卢贵岭仰头笑了起来。

“好,伯父知道了,你们三人退下吧,伯父还有要事出门。”

此时天色已黑。

卢贵岭赶紧让管家准备马车。

卢府在金城坊,距离永昌坊直线距离其实不远。

可是, 要绕过皇宫,路程就远了许多。

卢贵岭坐上马车,让管家快马加鞭,直奔永昌坊而去。

一路上,卢贵岭的心情都是愉悦和舒畅的。

没有谁的消息,比自己人的更可靠。

更何况是自己的亲侄子,亲眼所见和亲耳所听之事。

马车来到永昌坊, 第一所府邸便是长孙府。

卢贵岭从马车上下来,亲自叩响了门环。

很快长孙府管家, 将厚重的府门开了一条缝。

“来者何人?府里有贵客造访,您明日再来吧!”

话音落地,管家就要把府门关上。

“吾自然知道有贵客造访,是一位云小姐让老夫过来的。”

卢贵岭对于长孙府的管家,竟然不认识自己非常生气。

堂堂五姓七望的族老,竟然吃了闭门羹,若不是真有大事相商。

卢贵岭肯定会拂袖而去。

“哦,原来是云小姐邀请而来的,您快请进,快点让马车也进府,莫让他人发现。”

管家的小心谨慎,让卢贵岭瞬间放下心来。

果然是干大事的人,手下人,都如此谨慎。

长孙府,府门大开。

卢贵岭让管家将马车也赶进了长孙府。

自己则跟随管家往里面走去。

在长安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段, 长孙府的院子竟然有百余步之长, 宽度也不下三十步。

院落里有山有水有绿植。

除了绿植是真的, 山是假山, 水也不是江水。

走过雕梁画栋的走廊。

便是长孙府的客厅。

“老爷,云小姐邀请的人到了。”

听了管家的话,原本喧哗热闹的客厅,立即安静了下来。

长孙无忌亲自出门迎接。

“卢兄,快请进,咱们里面叙话!”

卢贵岭微笑着还礼。

进入客厅以后。

众人都站起身来。

唯独云雀是坐着的,而且让卢贵岭震撼的是,长孙无忌即便是宴请云小姐。

她也不应该坐在上首啊!

这得多尊贵的身份啊?

卢贵岭有点虚了。

看来自己下午属实托大了。

房相,杜相,程咬金,尉迟恭,秦叔宝,也齐齐都在。

五人不冷不热的看着卢贵岭。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六位伯父,卢族长乃是云雀邀请来的,也算是自己人,大家都坐下吧!”

“对,对,自己人。卢兄请入座。”

长孙无忌热情的开口说道。

…………

太极宫。

立政殿里。

长孙皇后紧握李世民的手。

将云雀和房相,杜相,自己兄长,以及三位将军的对话,逐一道来。

云雀起身前往长孙府不久,长孙皇后便出现在皇宫里。

“二郎,这下可以放心了。今晚过后,国库不知道要多多少粮食和钱财。”

李世民高兴啊!

他实在是太高兴了。

世家门阀的势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即便是他李世民登基九五之尊。

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维护好眼下的局面。

牵一发而动全身!

没有足够置他们于死地的证据和理由,李世民绝对不会轻举妄动。

眼下朝堂上,有超过半数以上的官员,都是五姓七望的嫡系,或者是他们培植起来的。

地方官员更是数不胜数!

李世民若是真来一场腥风血雨,最后将会面临无人可用的局面。

“观音婢,确定就是今晚子时,云雀所言的五百死士会从明德门进入长安城吗?”

长孙皇后闻言抿嘴笑了起来,说道。

“怎么,二郎这是准备大开方便之门啊?”

“观音婢都说了,二郎什么都不用做,就等着听好消息就行了。”

李世民眉头紧皱,开口说道。

“守城门的士兵,都是朕的士兵,万一误伤,朕心里也会不安啊。”

“二郎,你就没有想过,若是你一道口谕下去,万一守城门的士兵,有卢府的人在里面。这一切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ddxs.com

李世民闻言一愣,随即开口说道。

“那朕可以让百骑司接管明德门啊!”

长孙皇后微笑着摇摇头,说道。

“二郎若是真让百骑司接管明德门,那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云公子所有的计划,全部都要毁在二郎这一片好心上!”

李世民倒吸一口凉气。

可怕,的布局啊!

自己还真不能插手。

这件事情上,连百骑司都不能动用。

“观音婢,如此说来,守城门的士兵,真的不能让朕放心吗?”

“二郎大可不必为此事伤神,面对足够的诱惑,正常人很难把持的住。”

“五姓七望的生意遍布整个大唐,二郎莫不会真以为,他们半夜里不会进出城门吧。许多事情睁一眼闭一眼也就算了,可是今晚之事,乃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二郎切莫好心办了坏事。”

听了观音婢的话,李世民深深的点点头。

“二郎,云公子为此也是下了很大本钱的,将琉璃的生意许诺给了房相,茶叶的生意许诺给了杜相,香水的生意则许诺给了兄长。”

“每一样生意都是不得了的大生意啊,云公子竟然愿意与他们共享之。”

长孙皇后的话,让李世民瞬间来了精神。

“那他们三人答应下来了?”

“二郎,若是换作你,难道还会不答应不成?再说了观音婢在哪里听着呢,他们还能吃独食啊?”

“不说二一添作五,最起码也会有二郎两成股份吧,这每样生意两成股份,算下来,二郎才是最大的赢家!”

长孙皇后的话,让李世民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观音婢所言甚是,朕,才是最大的赢家,看在观音婢的面子上,朕就收他们每人两成股份。”

李世民大度的开口说道。

“不过,眼下这三样生意不会很快开始,观音婢以为,也不会等太久的。”

“对了,二郎要提醒一下他们,以后莫要再打云雀的主意了。”

“哦,观音婢何出此言?”

李世民颇为疑惑的开口询问道。

“二郎,咱们不如这样……”

长孙皇后靠近李世民耳边,轻声低语起来。

李世民闻言站起身来,在立政殿来回踱步。

“观音婢,此事怕是不妥啊,即便是朕和你都同意此事,百官们怕是会集体反对的。”

长孙皇后闻言也站起身来,说道。

“二郎担心什么,观音婢自然清楚,你无非是担忧百官们为云雀的出身反对,二郎难道不想一想,一个云公子妹妹的身份,足以抵得过任何身世了吗?”

“更何况,届时房相,杜相和兄长,还有三位大将军,他们肯定不会反对的,有两位宰相和兄长出面,二郎根本不用多虑。”

李世民闻言点点头,说道。

“观音婢说的很有道理,可是云雀到底怎么想的?云公子又是否同意?这还是个未知数啊!”

长孙皇后微笑着说道。

“二郎这样想就对了,此事交给观音婢吧,你只要让他们六家,以后不要再打云雀的主意,观音婢自然有办法促成此事!”

“这也是利国利民的大事啊!”

长孙皇后加重语气,开口说道。

“陛下,皇后娘娘,太医署高太医来了。”

立政殿外,响起宫女红袖的声音。

“红袖,让高太医进来吧!”

长孙皇后话音落地,太医署太医高守正,便恭敬的缓步进殿。

“臣,高守正,参见陛下,参见皇后娘娘。”

长孙皇后看到高守正,就想到他配的药方,让她担心云雀一场。

原本相责备几句,一想这都是李世民的主意,长孙皇后便摇摇头没有说话。

高守正前来,是为长孙皇后把脉的。

长孙皇后坐在桌子前,伸出玉腕。

高守正取一块丝绸,放在长孙皇后的玉腕上。

不放块丝绸在上面的话,高守正是绝对不敢碰的。

这一手摸下去,脑袋就有搬家的风险。

谁也不会为了那一丝顺滑,丢了自己的老命。

高守正将两根手指放在了丝绸上面。

李世民也端坐下来,脸上充满关切之色。

“恭喜陛下,皇后娘娘腹中乃是皇子。”

不得不说我们的老祖宗,对于望闻问切的本事,造诣是非常深厚的。

远超同时期各个国家和部落的其他种族。

李世民闻言龙颜大悦起来,开口说道。

“守正,皇后胎像如何?分娩之日还有多久?”

李世民的问题,放眼后世都不是什么大问题,现代仪器,自然可以解决一切人们想知道的问题。

可是,在那个时代,却是一件实实在在的技术活。

真本事!

“回陛下的话,皇后娘娘脉象显示,胎像平稳。皇子还有三个月左右就要出世了。”

李世民闻言长出一口气。

终于可以确定这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了。

为这事,李世民可没少犯愁。

听了高守正的话,李世民彻底放下心来。

脸上也尽是喜悦之色。

“好,你先退下吧,朕和皇后娘娘有要事相商。”

高守正恭敬的施礼退下。

李世民温柔的握住了长孙皇后的手,说道。

“观音婢,二郎真要好好谢谢你啊,咱们又要有一位皇子了,观音婢功不可没!”

长孙皇后闻言脸颊泛红,说道。

“其实都是二郎的功劳,观音婢只是要承受这十月怀胎的痛楚而已。”

李世民闻言开心的大笑起来。

看着长孙皇后脸色红晕,娇羞之态尽显。

李世民又要蠢蠢欲动了。

拉起来观音婢就往床沿走去。

老鹰剥小鸡的招式,也同时施展开来!

长孙皇后真是服了,那有这样不惜自己身体的。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一别多日。

也应该好好补偿一下李世民。

更何况,高太医刚刚也说了,胎像平稳。

………

一刻钟以后,立政殿里终于平静了下来。

“二郎,观音婢要走了,今晚二郎就等着好消息吧!切记,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百骑司的暗探,前往不要派去明德门。”

长孙皇后整理好服饰,揉揉已经发麻的手腕。

一直用双手支撑床沿,确实挺辛苦的。

只是当时感觉不到辛苦罢了。

“好,一切依观音婢所言,云雀的事情,我会交代他们六人的,让他们死了那条心。”

长孙皇后微笑着握紧李世民的手,二人并肩往立政殿外走去。

“二郎,回去吧,外面凉!”

长孙皇后回头挥挥手,缓步往宫外走去。

到达程府以后,云雀和程咬金,都还未回来。

长孙皇后和孙氏坐在客厅喝彩。

边喝茶,边回味刚刚的经过,脸上绽放迷人的光彩。

………

长孙无忌的府邸里。

彻底放下戒备之心的卢贵岭,已经和众人融进了一个圈子。

美酒佳肴,加上比定兴酒楼还香浓的茶水味道,让卢贵岭越来越开始放飞自我起来。

“程将军,尉迟将军,秦将军,老夫着实没有想到,三位将军胆子竟然这么大,领兵出征竟然敢擅自离队,以后对老夫客气点,不然老夫参你们一本,别把对付魏征那套用到老夫身上,卢府,你们根本就进不去。”

几杯酒下肚,卢贵岭都快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还有房相,杜相,长孙尚书,你们也够可以的,大军凯旋,不回来长安城却要绕几百里路,去拜访一个小山村,这里面一定有天大的秘密吧!”

“难怪你们六人在长安城外汇合,聚在一起密谋半天。”

卢贵岭的话,让众人脸色骤变,这老小子知道的太多了。

看来内部有鬼啊!

宰相房玄龄,多聪明一个人啊。

立即微笑着开口说道。

“贵岭,别听赵虎胡说八道,我们是商议军务,何来密谋半天一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卢贵岭放声大笑起来。

“房相,什么赵虎胡说八道,明明是张猛亲口告诉仕旺他们三人的。”

“如今咱们也算是自己人,张猛也算是自己人,今日老夫坦诚相告,以后合作愉快!”

“对了,若是大事能成,还请诸位关照,仕旺,仕昌和仕盛他们。”

宰相房玄龄微笑着点点头,此时就连杜如晦和长孙无忌都反应过来。

“贵岭,不会是只照顾他们三人吧,还有谁一并写下来,玄龄心里也好有个底。”

“对,玄龄所言甚是,管家取笔墨纸砚来。”

长孙无忌也微笑着开口说道。

都是千年的老狐狸,长孙无忌自然明白房玄龄的用意。

古人云: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笔墨纸砚呈上。

卢贵岭还真奋笔疾书起来!

“房相,这些都是咱们自己人。”

房玄龄起身,接过卢贵岭亲笔写的名单,脸上带着笑,心里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老小子,你这是送人头来了!

咚,咚,咚,咚!

宵禁的钟鼓声响起。

云雀站起身来,说道。

“都按照刚刚商议的各自行动吧,今晚就辛苦三位将军和卢族长了。”

“卢族长跟云雀去酒楼一趟,时间还来得及,赶紧将一箱琉璃杯子带回卢府,不然显得云雀没有诚意。”

云雀说完便往门口走去。

卢贵岭自然高兴的紧跟云雀身后。

自己所为何来?

不就是那晶莹剔亮的琉璃杯子吗!

定兴酒楼门口,郭三和狗蛋已经等候多时了。

“小三子,将木箱搬出来,放到卢族长的马车上。”

郭三和狗蛋答应一声,很快二人合力将木箱搬了出来。

云雀为二人开门。

木箱放到卢贵岭的马车上,卢贵岭激动的心砰砰直跳。

不费吹灰之力,白得一百琉璃杯子。

只是帮他们隐藏五百死士而已。

卢府可是有地窖的,放五百人进去,没有半点问题。

“云小姐,卢某今夜子时,在府里恭候三位将军带人前来,至于他们的吃喝拉撒睡等问题,云小姐无需多虑,卢某保证安排的好好的。”

云雀闻言微笑着点点头,说道。

“如此更要多谢卢族长了,事成之后,还有两箱琉璃杯子奉上,卢族长抓紧时间上路吧!”

“好!”

卢贵岭登上马车,美滋滋的离开了。

看着马车消失在夜色里,云雀粉拳紧握。

口中呢喃道!

“一路顺风啊……”

卢贵岭回到府中,立即让管家派人收拾地窖。

地窖里除了粮食就是钱财,卢贵岭让他们腾出一片空地出来。

毕竟五百人可不是小数目,也就是卢府面积大,比长孙府大上两个还要多,长安城还真没有几个府邸,能安置下这么多人。

卢贵岭看着木箱里的琉璃杯子,在烛光下,这些琉璃杯子越发显得好看。

他一只一只的从木箱里取出,越看越是爱不释手。

今晚要好好庆祝一番才是,和谁一起庆祝呢?

卢贵岭瞬间想到了自己的小妾婉儿。

那可是一个天生尤物啊!

婉儿今年不过十六岁。

卢贵岭已经年过六十了。

卢贵岭往婉儿房间走去,还未到门口。

便听到婉儿的声音。

这声音,卢贵岭太熟悉了。

原本是属于他的专用声音。

这个时候,自己还未进屋,这声音为何而发?

卢贵岭怒了!

老子竟然头顶绿油油的大草原。

不管是谁,今日一定要宰了他。

房间里的声音,越来越高亢和清晰。

原本美妙的曲调,此时让卢贵岭听来是那么的刺耳!

卢贵岭大踏步的往婉儿房间走去。

相关推荐:消失九年后我又红了全网黑的我挺着孕肚参加恋综,爆红了穿书后,我在娱乐圈养老爆红了支付99元,神秘过往竟然是宗门圣子我要嫁的人竟然是我的队长我以庙堂镇山河太古神尊斗罗之从被比比东收徒开始坑爹就变强,开局让女帝当我小娘我能看到收益率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