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第0137章冒烟了!

作品:《大唐:我的丫鬟竟然是长孙皇后

云家庄,最近已经无法用春色满园关不住来形容了。

而且,不止一枝红杏出墙来!

云墨又不能做那种。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事情。

再说则说了,云家庄也找不到枫林!

没办法!

云家庄这地方,夏天的时候虽然不是很热。

可是白日里也不是很凉快。

大唐的服饰,特别是女性的服饰, 都是那种低口的。

这让云墨如何能够承受的住?

别看跟处默讲解的时候,一本正经地头头是道。

可是,真摊到自己身上,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每当吃饭的时候。

云墨只要一抬头。

放眼望去!

那叫一个,一山更比一山高!

处处都是好风光!

低头的吃饭的,若兰,程夫人,小青, 小红, 再加上云雀和乐乐!

云墨感觉这日子,真快没发过了。

冬天赶紧降临吧!

或者来一场,贞观二年的第一场雪也行啊!

好歹让她们都多穿点。

自己也不至于,每日里鼻子都流血!

“公子,你咋又流鼻血了?”

小青和小红,一左一右,拿起纸张,就给云墨擦鼻血。

左右触碰带来的感觉,让云墨的鼻血,流淌的更加厉害起来!

云墨真是有苦说不出啊,怎么又流鼻血了?

你们心里没有一点数吗?

看到云墨尴尬的模样。

惹得长孙皇后和孙氏,那是抿嘴偷笑。

“小青姐, 小红姐。乐乐跟你俩说过多少次,流鼻血不是这么处理的。”

长乐已经给小青和小红,纠正多次处理流鼻血的方法了。

奈何俩丫头, 不知道是记性不好, 还是故意的。

就是一左一右的擦个不停。

气的长乐在那里,嘟嘟着嘴巴, 直翻白眼。

“乐乐,咱们吃饭,少管闲事!”

“云雀姐姐,公子都流了快一个月鼻血了,人身上的血液是有限的,这样对公子身体不好。”

“哼,连云雀姐姐,现在都不知道心疼公子了。”

长乐强烈的表示抗议!

“乐乐,我没事的,就是最近气血旺盛,不是跟你说过多次了吗?气血旺盛导致的流鼻血,对身体没有伤害的,若是不流出来啊,那才是伤害呢!”

云墨一开口,长乐立即安稳了下来。

不过,她总感觉,这里面有事!

具体有什么事?

长乐确实想不明白!

不过长乐思索片刻还是开口说道。

“公子, 气血旺盛是否跟天气炎热有关?”

最近长乐又学到不少医学理论,进步的速度也是越来越明显。

云墨闻言用纸将鼻孔塞住, 点点头说道。

“乐乐, 你的想法非常好,确实跟天气炎热有关。”

云墨有点感动啊。

这房间里,还有一位能够体谅他的苦楚的。

虽然不过是个八岁的小丫头而已,也足以让云墨感到感动了。

“既然如此,公子这么有本事,让房间降温便好了,咱们云家庄冬天既然可以温暖如春,夏天为何不能凉爽如秋呢?”

云墨听了长乐的话,瞬间双眼闪闪发光。

以前的夏天,这间屋子里吃饭也就仨人。

即便是再热的天气,也就是午后那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还没感觉到怎么热,马上就到了晚上,凉风习习的时候了。

西红柿小说

现在是啥情况,不管清晨还是晚上。

她们几个雷打不动的,就是那身衣服。

晚上洗个澡,那才叫一个热闹。

什么,你看小青的又大了!

小红最近也大了不少!

声音就在隔壁传来。

而且哗啦啦的水流声,也是颇具魔音。

这可不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这是让云墨翻来覆去睡不着的神操作!

听了乐乐的话,云墨猛地一拍大腿。

不使劲拍拍。

自己一时半会,也站不起来!

“乐乐,这个提议非常好,等会咱们就把这件事情落实下去。”

“嗯,等会乐乐给公子帮手。”

听到云墨的称赞,长乐高兴的答应一声,继续端碗吃饭。

饭后,云墨便带着长乐出门了。

小青和小红收拾碗筷。

孙氏和云雀则搀扶着长孙皇后,返回房间休息。

长孙皇后的肚子,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整个人显得胖了了一圈还多。

行走起来,确实有些费劲。

长孙皇后也是纳闷,以前怀承乾,青雀和长乐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明显啊!

看来,还是云家庄的日子,太舒坦了。

吃得好,睡得香。

还不用操心后宫的事情。

这样的逍遥日子,确实是太难得了。

云家庄的后山里。

云墨带着乐乐忙碌了整个下午。

看着乐乐跟着忙前忙后,满头大汗的模样。

云墨是既心疼又高兴。

心疼这么瓷娃娃一般的丫头,跟着自己受累。

高兴这丫头这么小,就有一颗持之以恒的心。

“乐乐,可以了,咱们回去吧,今晚再炼化一番,明日午膳的时候,保证咱们房间里凉飕飕的。”

“嗯!”

长乐伸出小手。

云墨一手牵着小丫头,一手抱着一下午的收获。

二人缓步往云家庄而去。

远远的一匹骏马,出现在云墨和长乐的视野里。

“公子,好像是姨夫。”

长乐昂起头来,举目眺望。

“不是好像,就是他。”

得到云墨确定的答案。

长乐撒开脚丫子,往前方跑去。

“姨夫,姨夫……”

程咬金这一路,已经快被太阳烤熟了。

所过之处,除了晚上没有太阳。

就没有遇到一个阴天的好天气。

头昏脑胀的程咬金,听到长乐的呼唤,抬起头来一看,是公主殿下。

程咬金立即翻身下马。

哈哈大笑着将公主殿下举高高。

因为程咬金看到云墨健步走来了。

自己这姨夫,装也要装的像模像样才行啊!

“伯父,您这一路受苦了。”

程咬金闻言将公主殿下放下。

当场差点泪流满面。

“这狗日的大太阳,他娘的晒了俺一路。”

“不许骂人,不许说脏话,不然就不是好孩子!”

长乐嘟嘟着嘴巴,开口说道。

让云墨差点忍俊不住。

“乐乐啊,你姨夫一生豪爽洒脱惯了,我就喜欢真性情的程将军。”

“伯父走,咱们回庄子里去。”

云墨顺手将累了一下午的乐乐,抱到了马背上。

“姨母,姨夫来看您来了。”

刚刚进入云家庄。

长乐便在马背上,大声的喊道。

瞬间,几位衣着鲜丽的女子便推门而出。

孙氏自然是首当其冲。

“老爷,这大热天的,你咋跑来了?”

孙氏嘴上这样说,心里跟吃了蜜饯似的。

这一别多日。

多少个夜晚都辗转反侧啊!

离开以后。

才知道老程的好。

没有他,这日子还真挺难的。

虽然云家庄生活无忧,衣食更是无忧,每日还有瓜果肉菜。

可是少了……

确实不得劲啊!

“夫人,俺原本打算过几日再来陪着夫人的。”

“可是,咱家那俩臭小子,逼着俺来啊,这不都六月初了吗,俺觉得孩子说的也对,夫人在云家庄避难,俺老程岂能在长安城袖手旁观!”

程咬金一番话,让众人都笑了起来。

“伯父对伯母可真好,云雀去厨房,给伯父炒几道好菜去。”

“晚上伯父和公子多饮几杯。”

云雀微笑着转身往厨房走去。

今晚又是一个欢乐的夜晚。

众人把酒言欢,云墨的房间里,因为程咬金的到来,也多了许多欢声笑语。

对于程咬金来说,更是个幸福夜晚。

“夫人,想俺没?”

云家庄没有宵禁,程咬金便猴急的,带着孙氏往上次住的房间走去。

“你猜…”

孙氏扭捏着开口说道。

“不用猜,俺摸摸就知道了……”

古人云:君子动口不动手!

可是程咬金,可不管三七二十一。

直接就下手了。

“好家伙,还真想俺了!”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

第二日午膳前。

云墨的房间里。

四桶水已经摆放整齐。

听公主殿下说,云墨要给房间降温。

程咬金瞪着俩熊猫眼,目不转睛的仔细观看。

之所以是俩熊猫眼。

因为程咬金,昨晚上实在是太欢实了。

几乎是彻夜未眠!

只见云墨在每个桶里,撒上些许粉末。

然后便拎起桶来,放在桌子周围四个方位。

“冒烟了!”

长乐突然兴奋的雀跃起来。

直接趴到一个水桶前,仔细的观看起来。

程咬金也蹲到另一个木桶前。

长孙皇后和孙氏也不甘寂寞,二人守着一个木桶。

云雀也眨巴着眼睛,注视着剩下的一个木桶。

“好冷啊!”

长乐率先感觉到了不对劲。

因为她已经将小脑袋,都探进桶里了。

程咬金更是一屁股跌倒在地!

“俺滴亲娘嘞,公子这是施展的神仙法术。这桶里的水再结冰!”

长孙皇后何尝不是这样的想法!

聚水成冰!

这不是法术?

还能是什么?

云墨端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杯,轻轻吹吹上面的热气。

颇有一番得道高人的派头。

当四桶水全部结冰以后。

房间里的温度,明显下降了下来。

本来房间就不大,有了四桶冰块。

对云墨的道心,有很大的帮助。

最起码,不至于再上火流鼻血了。

“公子,此等法术,想必非常高深吧?处默他们怕是一辈子也学不会啊!”

程咬金震惊过后,便开始投石问路起来。

看看能否将这法术学到手。

长安城的夏天,太他娘的热了。

若是学到此等手段,再热的天也能舒舒坦坦的,过一个凉爽的夏天。

云墨微笑着摇摇头,开口说道。

“伯父此言差矣,此法虽然不便外传,可是长安城夏天炎热,伯父走的时候,云墨会送上一些原料。”

“回到府中,只需要撒在桶里即可。”

听了云墨的话,程咬金脸上宛如菊花般绽放。

“如此,那真是太好了,俺老程没别的毛病,就是怕热。”

小青和小红,端着饭菜进入房间。

房间外和房间内明显的温差,让二人忍不住抖了一个机灵。

开心的长乐咯咯咯直笑。

午膳过后,云墨美滋滋的睡了一个午觉。

然后便带上长乐,往后山走去。

眼下正是药材开花或收获的季节。

既然已经准备要离开了。

以后这珍贵的药材,除了在长安城种植以外,没有更便捷的方法了。

云雀如今也养成了午睡的习惯。

长孙皇后待云雀入睡以后。

便轻轻的推门而出。

走到程咬金和孙氏的房间,长孙皇后轻轻敲敲门。

这是很有必要的举动。

万一,人家正忙着呢!

自己虽然是皇后娘娘,可是直接闯进去也不好啊!

若是把程咬金吓出个萎缩出来。

孙氏心里还不得埋怨她一辈子。

程咬金打开房门,一看是皇后娘娘。

立即微笑着侧过身去。

“没打扰你们的好事吧?”

长孙皇后微笑着走进房间。

一句话,让孙氏面颊绯红。

“皇后娘娘,您快点坐下,看这身子骨,离临盆的日子也不远了。”

长孙皇后闻言点点头,说道。

确实不远了,最近这小家伙欢实的很。

怕是着急出来,看看这大唐的世界了。

女人在一起说的话题。

程咬金还是很尴尬的,毕竟皇后娘娘的身份摆在那里。

程咬金挠挠头,就想推门而出。

“程将军,你不要走啊,本宫就是来问你几个问题的。”

长孙皇后坐在床榻上,让孙氏也坐在自己身边。

若是云雀万一醒来,也好能搪塞过去。

“程将军,最近长安城一切可好?”

程咬金人精似的人物,岂能听不懂皇后娘娘的言外之意。

这是再问陛下最近的情况呢!

“回皇后娘娘的话,最近陛下心情非常不错,虽然长安城遇到前所未有的大旱,可是因为公子的抗旱之道,今年又是一个好光景啊,百姓的庄稼都保住了,而且那些世家也都主动上交了水赋。”

长孙皇后闻言欣慰的点点头,虽然自己不得一见,可是可以想象,这件事情二郎一定非常高兴。

“程将军,接着往下说,还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都跟本宫说说。”

于是程咬金继续侃侃而谈!

“处默和宝琳他们,种植蔬菜瓜果已经成熟,每日都会给陛下,留些最新鲜的蔬菜瓜果。”

“学院的建设也在抓紧施工之中,陛下三五日,就要去现场巡视一番。”

“还有土豆也喜获丰收!”

程咬金还把他和太上皇,陛下还有河间王,一起收获土豆,烤土豆,煮土豆吃的事情。

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遍。

惹得长孙皇后和孙氏,都抿嘴偷笑。

“皇后娘娘,陛下原本准备给娘娘修书一封的,想到这炎炎烈日,臣这一路汗流浃背,怕是赶到云家庄,书信字迹也模糊了,再则夏天衣物单薄,也容易被公子发现。”

“所以思虑再三,陛下叮嘱臣和夫人,好好照顾皇后娘娘和公主殿下。”

长孙皇后闻言,脸上绽放迷人的笑容。

“知节,最近这段时间,宫里可有皇子诞生?”

这才是长孙皇后,最为关心的事情。

如今,李治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了长孙皇后的心病。

一日不知李治是那位妃嫔所生。

长孙皇后便一日不得安生!

听了皇后娘娘的话,程咬金立即开口回答道。

“皇后娘娘,最近宫里并无一位皇子诞生,公主倒是又多了一位。”

长孙皇后闻言,长出一口气。

他相信程咬金说的是实话。

若是宫里一旦有皇子诞生,李世民都会大宴群臣,大摆喜酒的。

这样的喜事,一旦发生,程咬金不可能不如参加。

“知节,那最近宫里可有妃嫔有了身孕?”

长孙皇后这个问题,属实难为程咬金了。

程咬金挠挠头回答道。

“皇后娘娘,这个,臣确实不甚清楚。”

长孙皇后闻言点点头,说道。

“知节,本宫不在的时候,还请知节多多留意,若是宫里一旦有皇子诞生,切记,切记,要让本宫知道。”

程咬金郑重的点点头,当场便应允了下来。

“皇后娘娘,知节此番前来,一是,陪夫人一起度难,二是,陛下还有要事叮嘱与臣。”

长孙皇后眼睛一亮,说道。

“有何要事?”

于是程咬金将在云墨这里,寻求治蝗之法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的确是一件大事。古往今来,百姓们深受旱灾,水灾和蝗灾之苦。”

“相比于旱灾和水灾,这蝗灾的危害更加的让人头疼。以本宫揣测,云公子定有治蝗之法。”

“知节最近多费点心思吧,闲暇时间就多跟云公子聊聊,酒桌上也可以问询一番吗!”

“好了,本宫先回去了,你们继续!”

长孙皇后微笑着拍拍孙氏的手。

人家两口子一别多日,久别重逢。

肯定有许多事情要做。

长孙皇后离开以后。

程咬金立即便贴了过来。

“夫人,听到没有,皇后娘娘让咱们继续。”

“这和圣旨一般无二,那咱们就继续吧!”

………

黄昏的时候,云墨方才牵着长乐的手,二人缓步进入云家庄。

长乐身后的背篓里,装满了各种各样的草药。

衣服和脸上也是脏兮兮的。

可是小丫头笑得却非常开心。

今日收获蛮多,而且又认识了几种草药。

晚膳的时候,在酒桌上。

程咬金慷慨激昂的,盛赞了云墨的抗旱之道。

“公子,这旱灾过去了,后面的蝗灾才是让人忧心的事情啊!若是百姓们只能收获一季粮食的话,年关的日子,怕是很难熬啊!”

程咬金一副忧国忧民的表情。让云墨微笑着点点头,说道。

“伯父,无妨。蝗灾虽然可怕,也并非不可治!”

“云墨这里有几个方子,虽然不能保证让蝗虫尽灭,至少也不至于,让百姓的庄稼颗粒无收。”

云墨起身往屏风后面走去,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几页纸张。

长孙皇后和程咬金,都双眼火热的盯着云墨手中的纸张。

毋容置疑,纸张里面,肯定记录着治蝗之法。

相关推荐:消失九年后我又红了全网黑的我挺着孕肚参加恋综,爆红了穿书后,我在娱乐圈养老爆红了支付99元,神秘过往竟然是宗门圣子我要嫁的人竟然是我的队长我以庙堂镇山河太古神尊斗罗之从被比比东收徒开始坑爹就变强,开局让女帝当我小娘我能看到收益率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