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大唐:我的丫鬟竟然是长孙皇后 > 第0030章实话实说而已!
  • 一键听书

    第0030章实话实说而已!

    作品:《大唐:我的丫鬟竟然是长孙皇后

    这是长孙皇后第一次品尝葱油饼。

    香酥可口,外焦里嫩。

    让长孙皇后胃口大开。

    当她得知,这只是用面粉和葱花摊制而成的时候。

    内心的震惊无以言表。

    “公子,既然如此简单,为何外面从未见过这种吃食?”

    云墨闻言笑着开口说道。

    “若兰姐姐若是想学,可以去厨房尝试下自己做一下,以后这也算是一门手艺。”

    “好啊,好啊,云雀也想学。”

    云雀开心的,替长孙皇后答应了下来。

    “你呀,还是别学了,会吃比啥都强。”

    听了云墨的话,长孙皇后使劲忍着,也是被破防了。

    终于绷不住,笑出声来。

    “哼,我就摊几张饼给你尝尝。”

    云雀生气的模样,也甚是可爱。

    长孙皇后原本还想问,煎鸡蛋的做法。

    不过,既然云墨已经答应了自己去厨房去学。

    不如直接问两位厨娘。

    那样还省得自己尴尬。

    用过早膳,长孙皇后和云雀一起,将云墨房间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看到云墨出门,往学堂的方向走去。

    二人也心有灵犀的,并肩往学堂走去。

    长孙皇后和云雀,依然是坐在最后排的位置。

    孩子们将昨日云墨布置的课业,都早已放在了前面的桌子上。

    那张桌子是,云墨讲课时所用的课桌。

    云墨,提问了几位孩子,虽然回答的在云墨看来略显幼稚。

    不过也算是,领悟到了云墨的良苦用心。

    “今天,咱们一起学习一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巾帼英雄。”

    “她的名字叫做花木兰!”

    “下面,师长念一句,大家跟着一起念一句。”

    “木兰辞!”

    “木兰辞!”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

    “不闻机舒声,唯闻女叹息。”

    云墨朗诵一句,孩子们跟随朗诵一句。

    长孙皇后和云雀,也跟随着一起朗诵。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

    “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

    云墨朗诵的声情并茂,长孙皇后已经完全入戏了。

    “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脱我战时袍,著我旧时裳。”

    “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出门看火伴,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

    《骗了康熙》

    云墨放下了书籍,注视着学堂里面的孩子们。

    “大家说,木兰是不是英雄?”

    “是!”

    孩子们异口同声的,给出了同样的答案。

    “师长也觉得木兰是一位英雄,而且是了不起的大英雄。”

    “但是,师长更痛心的是那个年代。”

    “我华夏一族,竟然沦落到,要征集年迈的老人上战场,保家卫国,何其可悲,何其可悲啊!”

    “木兰孝顺,替父从军,这是一种壮举,也是种无奈的悲哀!”

    长孙皇后沉默的低下了头。

    聪慧如她,已经完全领悟了,云墨言语里的深意。

    “国富才能民强!”

    “如今虽然灾荒不断,可是幸运的是,你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当今天子乃是一代明主。”

    “毫不夸张的说,乃是名垂千古的一代明主。”

    长孙皇后娇躯颤抖不已。

    眼前的云墨,她越来越看不懂了。

    在自己面前一口一个李二。

    为何在学堂里面,却如此赞美二郎?

    “少年强则国强!”

    “少年弱则国弱!”

    “记住师长今天说过的话,等你们长大了,一定会明白师长今天所言,绝非虚言。”

    接下来,云墨再次朗诵木兰辞。

    朗诵一句,让孩子们记录一句。

    待所有人都记录完毕以后。

    云墨再次布置了课业。

    那就是所有人,必须一字不漏的背诵木兰辞!

    布置完课业,云墨便大踏步的走出了学堂。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弱则国弱!

    长孙皇后反复在心里默念着,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灿烂起来。

    “姐姐,云雀也要做花木兰那样的英雄。”

    小丫头握紧粉拳,还真有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

    “云雀,你觉得公子会答应吗?”

    “公子的理想是以后再无花木兰,男儿保边疆,女子守家园,男耕女织这才是公子想要看到的生活。”

    “若兰姐姐,你怎么知道,这是公子想要看到的生活?”

    云雀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长孙皇后。

    让长孙皇后,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颊。

    “姐姐自己猜测的。”

    “姐姐脸红了,等会云雀问问公子,姐姐猜测的到底对不对。”

    学堂里的孩子都走完了。

    长孙皇后和云雀也离开了学堂。

    二人肩并肩的,往房间里走去。

    “公子,晌午想吃点啥?”

    路过云墨的房间,云雀在门外开口询问道。

    “福伯一大早说,山里埋好的陷阱,捕捉到一只狍子,咱们就吃它吧。”

    长孙皇后听闻狍子,立即眉头紧皱起来。

    她跟随李世民多年,行军打仗的时候,也曾经吃过狍子肉。

    可是,那太难以下咽了。

    不管是水煮,还是烧烤,都有一种浓浓的土腥味。

    至今想起来,长孙皇后胃里都有些不舒服。

    “好啊,好啊,云雀最喜欢吃狍子肉了,红烧还是油炸?”

    啥?

    长孙皇后听闻云雀的话,当场就愣住了。

    还有这样的做法?

    红烧,油炸?

    “告诉厨房,一半红烧,一半油炸。”

    “一定要嘱咐她们,必须先用盐水浸泡半个时辰,至于做法,她俩都早已学会了,无需多言。”

    长孙皇后算是听明白了,原来两位厨娘的厨艺,真的全部出自云墨之手。

    而且从云雀欢喜的表情里,不难猜出,用这样的做法做出来的狍子肉,味道一定非常好吃。

    长孙皇后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将木兰辞完全熟背了下来。

    毕竟,她是有底子存在的,以前熟读过这篇木兰辞。

    为了检验是否真正的熟背下来。

    长孙皇后还让云雀帮忙验证。

    结果,不服输的云雀也来劲了,也要熟背下来。

    二人在房间里朗诵木兰辞的声音,传到了隔壁房间云墨的耳朵里。

    云墨微笑着点点头。

    看来,当初留下若兰,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午膳果然和长孙皇后想象的一样。

    无论是油炸狍子肉还是红烧狍子肉,味道都极其美味可口。

    “公子,您早间在学堂曾言,当今天子是一代明主。”

    “为何跟若兰说起的时候,一口一个李二,还提及弑兄逼父之事?”

    午膳过后,长孙皇后趁着收拾桌子的时候,开口询问道。

    “若兰啊,他们还是孩子,现在给他们灌输什么思想,将会影响他们的一生,李二在位二十余载,他们一旦有机会取得功名,若是一个出言不逊,那岂不是为师害了他们。”

    “至于李二是一代明主,足以千古流芳,我也是实话实说而已,毕竟贞观之治的事情,我也跟你提起过。”

    相关推荐:消失九年后我又红了全网黑的我挺着孕肚参加恋综,爆红了穿书后,我在娱乐圈养老爆红了支付99元,神秘过往竟然是宗门圣子我要嫁的人竟然是我的队长我以庙堂镇山河太古神尊斗罗之从被比比东收徒开始坑爹就变强,开局让女帝当我小娘我能看到收益率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