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第0095章设套

作品:《大唐:我的丫鬟竟然是长孙皇后

“敬德,咱们不如这样……”

长孙无忌靠近尉迟恭耳边,轻声低语起来。

尉迟恭越听,表情越精彩起来。

“高,实在是高!”

“辅机兄,果然是足智多谋啊!”

尉迟恭的称赞,让长孙无忌属实高兴不起来。

这也算是足(猪)智多谋的话,那全世界的猪,也笨不到哪里去!

“敬德,如此说来,你没有异议?”

“辅机兄,如此高见,敬德自然没有异议!此事就按照辅机兄的意思去办吧!”

长孙无忌闻言,微笑着点点头。

“好,既然敬德同意,咱们就依计行事。”

“长孙冲,尉迟宝琳听令!”

长孙无忌起身大喝一声!

“属下在!”

长孙冲和尉迟宝琳,立即起身恭敬的施礼说道。

“长孙冲,尉迟宝琳,你二人立即带领五千精锐,进驻幽州城。”

“只需要如此,如此…………”

长孙无忌一番吩咐下来,长孙冲和尉迟宝琳立即俯首称是。

为了让两个孩子建立军功,长孙无忌也不能太冒险。

毕竟他俩还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大阵仗。

尉迟宝琳还好,最起码每日里还跟随尉迟恭习练武艺。

自家长孙冲是什么德行,长孙无忌可是太清楚了。

这货,就是个绣花枕头,实在是没有经历过磨砺!

唯一磨砺最多的,也就是平康坊了。

为此长孙无忌没少拖鞋底揍他。

唯一让长孙无忌欣慰的是,冲儿还算有上进心。

这次出征,他也是立志要立下军功的。

“冲儿,宝琳。你俩进入幽州城后,将此信呈与幽州治中赵慈皓。”

“这封信交给幽州统军杨屴。”

长孙冲和尉迟宝琳,郑重的将书信收好。

临走前长孙无忌依然不是非常放心,对长孙冲和尉迟宝琳,是千叮咛万嘱咐。

生怕二人在最后关头出现半点意外。

长孙冲和尉迟宝琳,率领五千精锐。

带着长孙无忌和尉迟恭的期待和嘱托。

二人身穿盔甲,手持长矛,跨着战马,威风凛凛的往幽州城而去。

“来者何人?”

幽州城守兵,一看远处有大队兵马靠近。

早就紧紧关闭了幽州城门。

事先未曾接到任何消息,突然出现大批士兵。

这可不是好兆头。

“吏部尚书之子长孙冲。”

“左武侯大将军之子尉迟宝琳。”

“奉命前来护卫幽州城!”

长孙冲和尉迟宝琳,在马背上抱拳开口说道。

幽州统军杨屴得到消息后,快马往城门赶来。

刚好听到长孙冲和尉迟宝琳自报家门。

士兵们不知道吏部尚书和左武侯大将军是谁!

杨屴可是非常清楚的。

“长孙公子,尉迟公子。二位身上可有凭证?吾乃幽州统军杨屴!”

杨屴站在城墙上,大声开口询问道。

“原来是杨统军,家父有书信转交杨统军,还请杨统军过目。”

长孙冲一挥手,一名亲兵接过书信,策马直奔城门而去。

只见那亲兵拉弓搭箭,带着书信的箭枝,嗖的一声就射在城门楼上。

守城的士兵,将箭枝拔下,取下书信,快步往统军杨屴身边跑去。

“将军,请过目。”

杨屴接过书信,打开用手一抖。

仔细看过之后,瞬间面色郑重起来。

即便杨屴想过各种可能,可是绝对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事情。

“开城门!”

杨屴大手一挥,下达了最高指令。

同时杨屴亲自走下城楼,出门迎接长孙冲和尉迟宝琳二人。

虽然二人尚且年少,可架不住人家根基深厚啊!

以后的军职,肯定远超杨屴本人。

“杨统军,麻烦带路,我二人要去面见幽州治中赵慈皓。”

听了长孙冲的话,杨屴立即俯首点点头。

“二位公子,请随杨屴来。”

杨屴翻身上马,带领长孙冲和和尉迟宝琳,直奔治中府而去。

五千精锐亦紧紧跟随。

突然幽州城突然出现这么多全身盔甲的士兵,让百姓们很是惊愕。

待看清楚是高高飘展的唐字旗后。

百姓们便彻底放下心来。

治中府位于幽州城最中心的位置。

就在城中大道的左侧,府门朝东。

幽州治中赵慈皓,听闻是长孙无忌和尉迟恭的公子前来。

立即热情的出面接待。

长孙冲将父亲的书信呈上。

赵慈皓看后面色瞬间沉重起来。

“多谢二位公子前来增援幽州城,本官代幽州城十多万百姓,多谢二位公子。”

“赵治中客气了,罗艺这厮意欲造反,陛下早已得到消息,我二人奉命前来,还望赵治中和杨统军鼎力协助。”

“一旦兵不血刃的拿下罗艺,赵治中和杨统军的军功,我们会如实奏报陛下的。”

长孙冲话音落地,赵慈皓和杨屴便正色回应道。

“二位公子请放心,清剿反贼,保卫幽州,乃是本官的职责所在,吾等自然会完全配合二位公子行动。”

当晚,赵慈皓和杨屴设宴招待了长孙冲和尉迟宝琳。

宴席上有烤肉和炖肉,至于酒,则是没有的。

整个大唐,现在除了长安城以外,其它地方很难发现酒的踪迹。

五千精锐,幽州城自然没有这么多的房间来安排他们住宿。

有一大半的人,不得不在城内的街道上架起营帐。

长孙冲和尉迟宝琳和幽州治中赵慈皓以及统军杨屴,四人一直商议到子夜时分。

beqege.cc

待所有细节都确定以后,长孙冲和尉迟宝琳,才去赵慈皓安排的房间休息。

天还未亮!

长孙冲和尉迟宝琳便走出了房间。

今日是他俩,人生第一次真正的要踏足战场。

虽然不是父辈们那样浴血奋战的沙场。

可是二人,依然多少有些紧张。

更多的则是期待!

一旦核实罗艺造反一事。

然后将其拿下,这就是天大的功劳一件。

毕竟平叛反贼,一直以来都属于大大的军功。

“宝琳,你紧张吗?”

听了长孙冲的话,尉迟宝琳挠挠头开口回答道。

“有那么一点点紧张,不过更多的是兴奋。”

“若是咱们这次立下军功,陛下肯定会封赏你我的。”

“想想返回长安城以后,有可能被封为将军,俺就不紧张了。”

尉迟宝琳的话,让长孙冲也感觉轻松了许多。

“是啊,父亲大人说的对,如今无战事,这样的大好机会属实难得,你我二人今日需牢牢把握机会。”

长孙冲说完伸出了手掌。

“嗯!”

尉迟宝琳也伸出手掌,二人击掌相互鼓励!

………

“将军,将士们都非常疲惫了,要不要让大军原地休整片刻。”

罗艺身边的副将开口询问道。

罗艺掀开马车的车帘,举目往东方看去。

此时距离天亮,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

“此处距离幽州城还有多远?”

“回将军的话,还有十里左右的距离。”

罗艺闻言点点头,开口说道。

“让将士们加把劲,抵达幽州城后,好好休整一番,告诉大家,到了幽州城人人有肉吃!”

“天亮之前,争取抵达幽州城下。”

副将闻言,立即转身传达命令去了。

“弟兄们,加快行军速度,将军有令。”

“天亮前抵达幽州城下,咱们在幽州城休整。”

“将军还说了,人人有肉吃,有酒喝!”

副将比罗艺还能忽悠。

罗艺承诺有肉吃,到了副将口中连酒都许下来了。

士兵们闻言,果然来了精神。

吃肉虽然人人想吃。

可是喝酒,更是这些士兵梦寐以求的事情。

毕竟现在想喝一碗酒,简直是太难了。

心中有希望!

脚下有力量!

天亮之前,大军果然抵达幽州城下。

幽州城西门。

此时守城门的士兵,已然全部换成了长孙冲和尉迟宝琳带来的精锐。

在罗艺的大军距离幽州城还有三里多远的时候,守城士兵已经换防完毕。

毕竟罗艺数万人的天节军,行军声势太过浩大。

现在又是一天之中最安静的时刻,守夜的士兵,早就听到了异常。

长孙冲和尉迟宝琳也来到了西城门。

二人此时的打扮,活脱脱的都是小兵模样。

没办法,这都是长孙无忌交代好的。

二人自然要依计行事。

幽州治中赵慈皓和统军杨屴,也已经抵达西城门。

二人站在城门楼上。

看着远方的大军,心情都沉重起来。

长孙无忌的手书果然没错。

接下来,就看罗艺如何和他们对话了。

若是依然和长孙无忌手书上写的一样。

毫无疑问,这罗艺,是真的狼子野心。

“老爷,……”

马车里,孟氏双全缠住了罗艺的脖子。

双腿也不安分起来。

罗艺被撩拨的心猿意马。

毕竟在马车上,罗艺还从未尝试和体验过。

一旦尝试以后。

罗艺突然发现。

这他娘的简直是妙不可言。

随着马车的颠簸,而上上下下。

简直是天作之合。

赶车的亲兵,真是纳闷她妈给纳闷开门,纳闷到家了。

车厢里一颤一颤的。

亲兵坐在车头,也跟着一颤一颤的。

直到听到将军夫人发出的声音。

亲兵才算是明白,车厢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明白了车头一颤一颤的原因所在。

原来这不是地震!

副将策马赶来,准备向罗艺汇报一下,已经抵达幽州城外。

突然看到上窜下跳的车厢。

副将立即原地观察起来。

待车厢经历一次最大的起伏以后,终于停止了跳动。

副将使劲吞咽一口口水。

大声开口说道。

“将军,大军已经抵达幽州城外,请将军指示!”

罗艺闻言答应一声。

片刻后,罗艺掀开车帘,从马车里走了下来。

此时东方已经泛白。

罗艺举目,望着幽州城西门楼。

转头对副将吩咐道。

“过去,让守城的士兵,打开城门。”

副将闻言,策马直奔城门十米之外。

“来者何人?”

守城的士兵大声喝问道。

“吾乃天节将军罗艺部下。”

“将军有令,开城门!”

副将话音落地,城门楼传来一阵低语声。

随即一道声音响起。

“天节将军驻守泾州,此乃幽州城,不属于天节将军驻防之地,将军来幽州城,有何公干?而且还带领如此多的大军?”

城门楼上的声音,让副将一愣。

是啊?

他们将军的驻防之地乃是泾州。

跑人家幽州城来干嘛?

“待吾问过将军以后,再来回答与你。”

副将调转马头,一拍马背,骏马直奔罗艺的马车而去。

“将军,守城的士兵不开城门,质问我们为何从泾州赶来幽州城?”

“告诉他们,本将军乃是奉秘诏前往长安城,幽州城乃是必经之地,耽误了本将军的行程,这个后果,他们承担不起!”

副将闻言调转马头,再次来到幽州城下。

“将军乃是奉秘诏前往长安城,幽州城乃是必经之地,还请打开城门,耽搁了将军的行程,就等同于违抗陛下旨意!”

城门内的幽州治中赵慈皓和统军杨屴,听的一清二楚。

二人此时,已经对罗艺造反之事深信不疑了。

因为长孙无忌手书上就是这样写的,罗艺伪称奉陛下秘诏。

就在他们思索,还要不要再进行下一步探寻的时候。

罗艺竟然策马过来了。

“立即转告幽州治中赵慈皓,让他亲自来接本将军入城!”

嗨!

罗艺还摆上架子了。

其实罗艺不是摆架子,而是听从了夫人孟氏的建议,先把幽州治中胁迫起来再说。

毕竟幽州距离长安城不过三百里而已。

先拿下幽州,再谋划长安!

幽州治中赵慈皓闻言,和统军杨屴齐齐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

这和长孙无忌手书上写的完全一样。

长孙冲和尉迟宝琳,握紧了手中的长矛。

二人身边还有十余人,都是长孙无忌和尉迟恭派来的,精锐里的身手敏捷之人。

“将军稍等,在下立即去给治中汇报。”

罗艺闻言脸上露出了笑容。

转身开始招呼,他自己身边可信的亲兵。

很快,罗艺身边聚拢了数十名亲兵。

“陛下秘诏,幽州治中赵慈皓,意欲谋反。”

“待会一旦打开城门,赵慈皓现身,尔等听我号令,务必一击将其拿下,届时本将军论功行赏!”

听了罗艺的话,众亲兵不疑有假,纷纷点头应允下来。

罗艺这一等。

就等到了日出东方。

当火红的太阳从东方升起的时候,幽州治中赵慈皓,不慌不忙的登上了城门楼。

“罗将军,真的是你?”

赵慈皓站在城门楼上,热情的挥手招呼道。

“赵治中,赶紧让人打开城门,本将军乃是奉诏而来。”

“罗将军,既然你是奉诏而来,为何本官未曾接到陛下任何旨意?”

哈哈哈哈。

听了赵慈皓的话,罗艺仰头大笑起来!

“陛下的秘诏是给本将军的,若是连你也能得知消息,那还叫什么秘诏!”

赵慈皓闻言微笑着点点头。

“将军所言甚是,来人,开城门!”

赵慈皓大声的开口说道。

同时赵慈皓也从城门楼下来。

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

罗艺在数十位亲兵的护送下,大踏步的直奔城门口而来。

长孙冲和尉迟宝琳,此时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对于他俩来说,人生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马上就要到来了。罗艺意气风发的率先踏进了幽州城大门。

此时此刻的罗艺,心情是无比舒畅的。

一切和预想的一样顺利。

让罗艺的脸上,浮现出了灿烂的笑容。

数十位亲兵也跟随罗艺身后,相继踏足幽州城内。

突然,一道沉重的声音响起。

心里有鬼的罗艺猛然回头。

突然间,罗艺脸色骤变。

因为他发现城门竟然开始关闭了。

“赵慈皓,你这是什么意思?”

罗艺虽然心虚,可是嘴上依然十分强硬。

毕竟他也属于艺高人胆大的那类人。

虽然现在罗艺已经不复当年之勇,身子被孟氏掏空了不少。

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底子还摆在哪里!

“罗艺,既然你是奉诏,可否将陛下的诏书给本官一观?”

听到赵慈皓的话,罗艺勃然大怒。

“放肆,你一个小小的幽州治中,也敢直呼本将军的名讳,谁给你这么大的胆量?”

“儿郎们,陛下秘诏,赵慈皓密谋造反,给本将军将其拿下!”

到了这个地步,罗艺唯恐迟则生变,立即对亲兵下达了命令。

数十名亲兵,直奔赵慈皓而去。

门口的罗艺脸色露出了笑容。

小样,想跟本将军斗?你他娘的还嫩了点。

突然,罗艺感觉后心之处被什么东西顶住了。

一声怒吼也随之响起!

“天节军的弟兄们,你们全部上了罗艺狗贼的当,真正造反的乃是罗艺,所谓的陛下秘诏全部都是谎言。”

“吾乃吏部尚书之子长孙冲!”

“吾乃左武侯大将军之子尉迟宝琳。”

“奉陛下旨意,前来讨伐反贼罗艺,尔等放下武器便与反贼划清界限,否则通通按照造反之罪处置!”

长孙冲和尉迟宝琳一番话,彻底让罗艺的亲兵进入懵圈状态。

他们回头看向罗艺。

罗艺已经面如死灰。

因为两把长矛抵住了罗艺的后心,只要两把长矛稍微用力,罗艺必将死于非命。

而城门楼上,数十把弓箭已经对准了他们。

长长的箭枝,已经搭在弓弦上,一触即发!

踏踏踏踏!

大批身穿盔甲的士兵,快步往城门处跑来。

瞬间将众人包围起来!

哐当,哐当!

罗艺的亲兵纷纷放下武器!

此时他们已经看清了形式,再不放下武器,无疑是死路一条。

“来人,将反贼罗艺捆绑起来!”

几位士兵手持绳索,迅速将罗艺五花大绑起来。

长孙冲和尉迟宝琳,相视一笑。

此时两位少年终于长出一口气。

幽州城门再次缓缓打开。

长孙冲和尉迟宝琳,跟随幽州治中赵慈皓和统军杨屴,一起策马直奔天节军大军而去。

“诸位将士们,你们都被罗艺给蒙蔽了,所谓的陛下秘诏,不过是罗艺狗贼的一道谎言。”

“陛下有旨,尔等皆是大唐将士,乃受罗艺蛊惑所以兵临幽州,将孟氏和李氏拿下,众将士无罪!”

幽州治中赵慈皓,按照长孙无忌手书中的意思,大声的开口说道。

众多将士此时方才恍然大悟。

马车里的孟氏还在被窝里,就被士兵们给托了出来。

蛊惑罗艺造反的李氏,也和孟氏一样被捆绑了起来。

得到罗艺被生擒的消息后。

长孙无忌和尉迟恭率领大军,直接进入了幽州城。

“狗贼,老子真想一刀剁了你。”

尉迟恭翻身下马,一脚就踹向了罗艺。

原本还没有死心的罗艺,这次彻底心灰意冷。

刚刚他还思索着,企图寻找脱逃的机会。

如今尉迟老黑一来,脱逃,几乎无望了。

“敬德,刀下留人。此事还是交给陛下亲自审问吧!”

长孙无忌的话,让罗艺浑身毛发都竖立起来。

“长孙无忌,尉迟恭,你们还是给老子一个痛快吧,事到如今,老子也不想活了。”

罗艺开始破口大骂起来。

他可是清楚,一旦落入李二手里。

自己肯定会死的很难看。

与其被活活折磨而死,不如来一个痛快的。

“哼,想死?没那么容易。带走!”

长孙无忌冷哼一声,立即有亲兵过来,将五花大绑的罗艺,扔进了早已准备好的囚笼里。

长孙无忌让天节军副将,暂时代管天节军,返回驻防的泾州城,等候陛下旨意。

随后,长孙无忌回到治中府,挥笔泼墨奋笔疾书,洋洋洒洒的写下数页纸张。

传信兵带着长孙无忌的手书,骑乘快马。

直奔长安城方向而去!

第二日一大早。

传信兵跨下的骏马,便抵达长安城外。

“喜报,喜报,反贼罗艺被生擒,不日即将押解长安城。”

守城的士兵立即开启了城门。

骏马直奔皇宫而去。

太极宫。

显德殿。

李世民正襟危坐,此时正是早朝时间。

而,李世民也一直在等待,长孙无忌和尉迟恭的消息。

“喜报,喜报,反贼罗艺被生擒,不日即将押解长安城。”

一道声音隐约从殿外传来。

让李世民双眼精光爆射。

而百官们,则大多数陷入疑惑之中。

除了宰相房玄龄和杜如晦以及李孝恭,程咬金等重臣以外。

大多数官员,对此事毫不知情。

毕竟长孙无忌和尉迟恭元正当天领军出征,乃是机密之事。

“报……”

“陛下,长孙尚书和尉迟将军派人送来捷报!”

殿外响起禁卫军的奏报声。

“宣,传信兵觐见!”

李世民神色郑重,一双虎目直射显德殿门口而去。

传信兵躬身进入显德殿。

双全拖住长孙无忌的手书。

内侍总管高明亮,走到传信兵身边,取过书信以后,呈交给李世民。

李世民将书信铺展开来,仔细看过以后,不苟言笑的李世民。

一巴掌拍在面前的御案上。

砰的一声,着实把文武百官们吓了一跳。

“狼子野心,罗艺狗贼,果然是浪子野心。”

李世民的怒吼在显德殿响起。

待李世民逐字逐句的,仔细看完长孙无忌的书信以后。

李世民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

这剧本和观音婢以及程处默所讲的一模一样。

就连时间,地点都完美的契合一致。

唯一不同的是,因为长孙无忌的计谋,而让结果发生了改变。

罗艺被生擒,而立下军功的乃是长孙冲和尉迟宝琳。

对于这样的结果,李世民是非常满意的。

第0095章设套

相关推荐:消失九年后我又红了全网黑的我挺着孕肚参加恋综,爆红了穿书后,我在娱乐圈养老爆红了支付99元,神秘过往竟然是宗门圣子我要嫁的人竟然是我的队长我以庙堂镇山河太古神尊斗罗之从被比比东收徒开始坑爹就变强,开局让女帝当我小娘我能看到收益率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