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第0100章借花献花

作品:《大唐:我的丫鬟竟然是长孙皇后

“辅机啊,知道朕为何将你留下吗?”

“刚刚说起五姓七望和关中八大家,长孙家族也是八大家的一员啊。”

“朕也知道,辅机名下良田甚多,这次旱灾之严重,远超以往。朕,可以不让他们引水灌溉土地,可是辅机,你毕竟是朕和观音婢的兄长啊!”

李世民一副颇为为难的神色。

“陛下,以工代赈,挖渠引水,臣会安排人手增援施工队伍的,而且当旱情来袭,庄稼急需要灌溉的时候,臣当先配合取财之道。”

李世民闻言微笑着点点头。

“辅机,真是委屈你了,不过虽然以工代赈此计甚妙,可是朕觉得,还有一处可以做的更好一些。”

长孙无忌闻言点点头。

“还请陛下明示。”

“辅机,眼下已经开春,只待冰雪消融,百姓们便到了播种的时候,为了赶时间,朕不得不下诏,立即开始挖渠引水工程。”

“眼下土地还未化冻,工程难度可想而知,朕,不想让百姓们饿着肚子干活,可是朕也没有粮食,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李世民长叹一口气,脸色沉重。

长孙无忌再不知道李世民想干什么,那他可就白跟李世民混这么多年了。

“陛下,臣府里尚有一些余粮,用来解决挖渠百姓的口粮,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辅机兄,朕,怎么好意思让兄长出粮呢?”

李世民嘴上推却道,心里却是欣喜无比。

“陛下,臣现在的一切都是拜陛下所赐,如今陛下遇到难处,正是辅机为陛下效力之时。”

李世民伸手拍拍长孙无忌的肩膀。

“辅机兄,你的忠心朕是最清楚的,你放心,待度过难关,朕绝不会亏待你的。”

待长孙无忌离开御书房以后。

李世民满脸都是胜利者的微笑。

程咬金用过午膳之后,直奔尉迟恭的府邸而去。

只从上次程咬金在定兴酒楼,宴请尉迟恭和秦琼之后,尉迟恭对输给程咬金,金条的事情,就没有以前那么耿耿于怀了。

毕竟定兴酒楼的酒菜和茶水太过昂贵,自己和宝琳上次大吃特吃一顿,若是全部按照酒楼的价格计算。

远远不止十根金条。

“老爷,老爷,宿国公来了。”

刚刚用过午膳的尉迟敬德,正在客厅喝茶。

听到管家的话,立即站起身来。

“知节,莫非又给俺送好吃的来了。”

“尉迟大傻,你想得美,天天就知道吃,老子看你人都快吃傻了。”

“程咬金,你他娘的欺人太甚。”

尉迟敬德挽挽袖子,俩眼珠子一瞪,就要跟程咬金比划比划。

“爹,程伯伯,您俩就不能好好说话,一见面就跟打仗似的。”

尉迟宝琳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起身往外走去。

“爹,俺去找处默去了。”

“宝琳,你先等等,处默刚刚睡下了,这连夜赶路回来,现在呼噜打的震天响,你去了也叫不醒他。”

“伯父前来,也是有事跟你商量的。”

尉迟宝琳听了程咬金的话,立即停下了脚步,转身回到客厅之内。

“程伯伯,您有事跟宝琳商量?”

尉迟宝琳一副非常疑惑的模样。

“程咬金,你又要耍甚花样?有啥事冲着俺尉迟敬德来。”

“老子懒得理你,这事跟你尉迟大傻没有关系,事关宝琳这孩子的终身大事。”

听了程咬金的话,尉迟恭双眼冒火。

“程咬金,赶紧给老子滚,我呸,就你也想给俺宝琳说媒,你还是省省吧!”

YY小说

程咬金闻言自己都乐了。

“口误,口误,俺老程不是来说媒的,是给宝琳说前程的。”

程咬金一本正经的模样,让尉迟恭也跟着正经了起来。

“真给宝琳说前程的?”

尉迟恭半信半疑的开口询问道。

“敬德,俺老程啥时候骗过人?”

尉迟恭差点脱口而出,你他娘的啥时候不骗人!

老子被你坑的还轻吗!

“知节,那你要给宝琳说啥前程,宝琳前段时间可是刚刚立下军功的。”

“敬德,李佳琦陛下紧急传诏三省六部主政官员,你可是也参加了的。”

尉迟敬德闻言点点头。

“这跟宝琳的前程有啥关系?”

“老夫有点口渴。”

程咬金抬头看着房顶,拿捏人的事情,程咬金是最在行的了,拿捏尉迟恭,更是他的拿手好戏。

“来人,赶紧上茶啊,没看到宿国公来了吗?”

尉迟恭眼睛瞪的溜圆,大声呵斥道。

管家心里苦啊,可是管家还不能说。

明明是您交代的,以后程咬金来府,谁也不许给他斟茶倒水。

管家赶紧下去吩咐丫鬟茶水伺候。

很快,程咬金面前便摆上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

程咬金端起茶杯,淡定的吹吹热气,然后便将茶杯放到了桌子上。

这样的茶水,现在老程还真难以下咽。

云家庄的茶叶,把他的味口养叼了。

“敬德,你这府邸虽然奢华,可是茶叶的味道不咋滴呀!”

“哼,确实没有定兴酒楼的茶水好喝,可是那是人家云公子的本事,你少来这里卖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后这本事,俺家处亮还有叔宝家的有道,怕是要学会了。

尉迟恭闻言眼睛瞬间瞪的溜圆。

“知节,你说啥?云公子会传艺给他俩?”

“敬德,这就是俺今日来此的原因所在。”

“云公子已经明确表态,让处默带处亮和有道前往云家庄学艺,此事俺已经禀告了陛下,陛下也是龙颜大悦,非常欣喜!”

“可是,今日处默在府里提起,他和宝琳从小一起长大,若是只带有道,不带上宝琳的话,心里有些不舒坦,俺也觉得处默说的在理,咱们两家的关系,那可不是一天两天的关系了。”

程咬金的话,让尉迟恭不淡定了,让尉迟宝琳也跟着不淡定起来。

程咬金趁热打铁,继续开口说道。

“敬德,宝琳。老夫思量许久,觉得应该让处默将宝琳带上,毕竟云公子和处默相见甚欢,只要处默多说几句好话,这事或许能成!”

尉迟恭感动的当场就不行了。

“知节兄,好人啊!”

尉迟恭上前使劲握住程咬金的手,激动的开口说道。“知节,这一对瓷器,可是镇府之宝,俺知道你喜欢瓷器,这对瓷器送你。”

“知节,云小姐曾经在贵府小住几日,你可知道云公子喜欢何物?”

尉迟恭也不是那种不会来事的人。

人家都这样帮衬宝琳了,自己再不表示表示,那肯定说不过去。

程咬金看着一对青花瓷瓶,眼睛眯缝成了一条线,不过瞬间便恢复了原貌。

“敬德,这,这俺怎么好意思呢?”

“知节,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俩谁跟谁啊,咱们这关系,可不是一天两天的关系了,你如此帮助宝琳,俺尉迟恭心里得有点数,拿去,放心的拿去,你若是不拿,那就是看不起俺尉迟恭!”

尉迟恭话都说到这里了,程咬金不得不表个态度。

“敬德,既然如此,俺老程今日就不地道一回,这对青花瓷俺收下了。”

“好,收下,知节兄你收下,才是给俺面子啊!好兄弟。宝琳有你这样的伯父,也是他的福气。”

“知节,云小姐曾经在贵府小住几日,你可知道云公子喜欢何物?”

尉迟恭这人能处啊,不但知道给引路人送礼,还不忘给开路者带上礼物。

程咬金闻言故作沉思之态。

尉迟恭双眼注视着老程,静静的看着他陷入沉思之中。

心里却是非常期盼,这家伙沉思过后,能给个准确的回答。

“敬德啊,你这样一说,俺还真想不起来云公子到底喜欢何物,像他这种神仙人物,一般的凡俗之物,很难入眼的。”

程咬金的话,让尉迟恭深深的点点头。

“知节所言甚是,仙人的眼光,岂能是我等所能揣测的。”

“不过,宝琳贸然前去,也不能空手过去啊,虽然处默和云公子相见甚欢,那是处默的机遇,宝琳被处默带去云家庄,无论如何也要带些厚礼才行。”

听了尉迟恭的话,程咬金心里乐开了花,可是表面上却深沉的很。

“敬德言之有理,可是,云公子到底喜欢何物,知节实在无法揣测,不过云小姐倒是对金银首饰和玉佩很感兴趣,离开长安城的时候内人送她一块玉佩,当时云小姐可高兴了。”

“哦……”

尉迟恭闻言立即站起身来。

“知节,你稍等片刻,俺去拿些东西出来。”

尉迟恭大踏步的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程咬金老神在在的翘起来二郎腿。

若是现在用一首歌形容程咬金的心思。

莫过于,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很快,尉迟恭抱着一个箱子,走了出来。

这个箱子都是金灿灿的,可想而知,里面的东西有多昂贵。

齐王府留下的宝物,那是数不胜数的。

这点程咬金心知肚明。

也是尉迟大傻运气好,一箭射穿了李元吉。

最后论功行赏,整个齐王府和里面的金银财宝,全部赏赐给尉迟恭了。

为此程咬金牙疼了很久很久!

“知节,你看看这些物件如何?”

尉迟恭将箱子放在了桌子上。

程咬金放下翘起来的二郎腿,身体不可控制的往前探去。

双眼更是火热的盯着金灿灿的小箱子。

尉迟恭双手将箱子打开。

一阵金光闪烁。

闪耀的程咬金满眼都是星星。

尉迟直接将箱子里的物件,全部倒在了桌子上。

哗啦啦!

满桌子的金银珠宝和翡翠玉佩。

着实把程咬金给惊呆了。

程咬金拿起一个碧绿色的手镯。

这手镯通体碧绿,毫无半点杂质,一看就是上等的玉石打造而成。

“这手镯,云小姐肯定会喜欢。”

程咬金拿在手中,爱不释手,便再也不舍得放下了。

“咦,这发簪也不错,黄金打造,做工精细,想必云小姐也会喜欢的。”

“还有这耳坠,这玉佩,这……”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满桌子的宝物,被程咬金鉴定完毕,都是云小姐喜欢之物。

“知节,这些都让处默带去云家庄,也算是宝琳的拜师之礼。”

“只要宝琳能被云公子留下,学到一点点仙人手段,那咱们就不亏。”

“好,敬德这话敞亮。俺老程就帮你这个忙,主要是为了宝琳这孩子的将来吗!”

尉迟恭将宝物全部装进箱子里,连同箱子一起,推到了程咬金面前。

“宝琳,好好睡一觉,等处默睡醒,你们就立即出发。伯父还要去一趟秦府,告诉叔宝和有道一声。”

程咬金抱起来箱子,便往外走去。

尉迟恭父子二人一番,一直送到了大门外。

“回吧,敬德让宝琳好好睡一觉,连夜赶路非常辛苦的。”

程咬金登上马车,直奔秦府方向而去。

他娘的,这次可赚大发了。

既落下了人情,还到手一箱宝物。

程咬金的心情之愉悦,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抵达秦府以后,程咬金将来意挑明。

秦琼和秦有道都非常欣喜。

程咬金自然不会敲诈秦琼秦叔宝。

因为秦府也实在没什么值得敲诈的东西。

回到程府以后,程咬金开始挑选首饰。

最后尉迟恭箱子的首饰,被他挑选的七七八八,不过还是很良心的留下了几件玉器。

毕竟云小姐确实喜欢玉器。

看着这一大堆宝物,程咬金脸上笑的,跟菊花一般绽放。

处默这一觉醒来的时候,天都黑了。

与其说是自然醒,不如说是饿醒的。

尉迟宝琳和秦有道,已经早就来到程府等候了,他俩兴奋的根本就睡不着。

尉迟恭和秦琼,自然也来为孩子们送行。

半个时辰以后,长安城外。

处默,宝琳,有道和处亮,人手一匹骏马。

四人分别向各自的父亲施礼告别。

在程咬金,尉迟恭和秦琼的叮嘱声中。

四位少年翻身上马。

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处默,没想到这么快,咱们三人便一起离开长安城了。”

尉迟宝琳的大嗓门,让秦有道也跟着大声喊道。

“是啊,咱们这次全都是托处默的福啊,父亲大人说,不但一路要听处默的安排,到了云家庄更要看处默的眼色行事。”

“宝琳,我怎么感觉,咱们以后都要成处默的跟班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四位少年,在马背上大笑起来!

“宝琳,有道,云家庄有不可泄露之事,你俩都知道了吧?”

“嗯,知道了,你还在睡觉的时候,程伯伯已经叮嘱过俺俩了,这种秘密,俺俩保证不会泄露的,你还是多嘱咐嘱咐处亮吧!”春天的气息,越来越近!

云家庄的早晨,更是宛如置身于仙境一般。

每逢清晨,半山腰的云家庄,便被雾气所笼罩。

让整个云家庄都处于朦胧之中。

再加上院子里的鸡鸭和屋顶的鸽子齐鸣,后山的鸟儿也交相呼应。

给这份朦胧之美,增添了不少乐趣。

长乐每天都是第一个起床,然后出门领略,这在长安城不曾看过的景色。

长乐毕竟是的小丫头,睡得早,自然也就起的早。

再加上本就对云家庄充满了好奇之心,所以每日第一个在云家庄溜达的就是她。

太阳从东方升起,朦胧的雾气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的消散。

长乐站在院落里,注视着这大自然神奇的一幕。

一时之间竟然呆住了。

突然门口的旺财,发出汪汪汪汪的犬吠声。

长乐以为旺财这是饿了,于是悄悄的推开房门。

此时母后和云雀还在沉睡中。

长乐从火炉上,取下一个烤的熟透的红薯。

好烫啊!

小丫头从左手换到右手,最后不得不用衣服兜住烤红薯。

然后悄悄的离开房间,小跑着直奔门口而去。

“乐乐,跑这么快干嘛?”

云墨听到旺财的叫声,推门而出。

发现一路小跑的长乐,于是开口询问道。

“公子,乐乐去给旺财送早膳去,它肯定是饿了。”

长乐回头给了云墨一个甜甜的微笑。

云墨闻言,一大早便被这小丫头逗乐了。

给狗送早膳,这是他今生和前世,听到的最可爱的笑话。

“好,咱俩一起去看看旺财去。”

云墨并没有打击小丫头的一片善良之心。

虽然旺财刚刚的叫声,肯定不是饿的。

“好!”

长乐开心的点点头。

云墨走到小丫头身边才发现,这丫头竟然用衣服兜着一个烤熟的红薯。

看来,这就是她送给旺财的早膳。

长乐右手托着衣服兜的红薯,左手伸向了云墨。

云墨微笑着握住了小丫头的手,这个可爱的小丫头,生的真跟云雀说的那样,跟个瓷娃娃一般。

二人并排往门口走去。

“公子,您怎么来了?”

云墨推开了大门,门口守护的大牛立即转过身来。

“刚刚听到旺财的声音,乐乐说旺财饿了,我陪乐乐给旺财送点吃的。”

云墨松开了长乐的小手。

“旺财,是不是饿了呀,乐乐给你送早膳来了。”

此时烤熟的红薯,已经不是很烫手了,长乐用手指掰开一点,然后放在手心上,直接递到了旺财的面前。

旺财欢喜的摇头晃尾,伸出舌头,便将长乐手心的红薯一舔而尽!

就连散落的一点碎末也不肯放过,舔的长乐手心痒痒的。

惹得小丫头咯咯笑了起来!

突然旺财警觉的再次抬起头来,双眼注视着通往山下的道路。

汪汪汪汪,旺财再次狂吠起来。

“公子,有情况。”

云墨闻言点点头,这一大早的是谁来了呢。

山下还是被雾气笼罩着,举目望去,最多能看清五十步左右的距离。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的马蹄声传来。

“宝琳,有道,上面就是云家庄了,见了公子,一定要毕恭毕敬的。”

“处默哥,处默哥!”

长乐及时大声喊道,别看长乐还小,可是心眼一点也不少。

她害怕自己再不大声喊出来,处默万一叮嘱宝琳和有,皇后娘娘和公主也在云家庄里,那一切就全泡汤了。

“是俺姨表妹乐乐的声音。”

“乐乐,乐乐,处默哥来了,处亮也跟着一起来了,俺还带来两个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

随着程处默话音落地,四匹骏马也出现在云墨和长乐的视野里。

“公子,您怎么也在,您不会知道俺们今日抵达云家庄,特意来接俺的吧?”

程处默翻身下马。

宝琳,有道和处亮也一起翻身下马。

“宝琳,有道,处亮,这就是俺给你们说的云公子。”

程处默满脸微笑着介绍道。

“尉迟宝琳……”

“秦有道……”

“程处亮……”

“拜见公子!”

云墨注视着英气逼人的尉迟宝琳和秦有道。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尉迟恭和秦琼的后代。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尉迟恭和秦琼,是门神的存在。

这里说的门神,是后世贴在门口的两张画像。

传说将尉迟恭和秦琼的画像,贴在门口的大门上,可以让一切邪魔歪道不敢进门,从而守护一家平平安安。

而尉迟恭和秦琼,和程咬金一样,都是云墨非常喜欢的英雄人物。

也是深受后世百姓喜欢的历史人物。

他们浴血沙场,追随李世民建功立业的传奇故事,已经深入民心。

今日云墨得以亲眼所见他们的后代,心中的喜悦之情,直接浮现在脸上。

“宝琳,有道,处亮,一路肯定非常辛苦吧,快点进来。”

云墨微笑着,招呼众人往庄子里走去。

“云雀姐姐,云雀姐姐,处默哥来了……”

长乐撒开脚丫子往云雀的房间跑去。

嘴里喊着云雀姐姐,其实是在给母后报信呢!

这个小丫头,满脑子都是智慧。

云雀和长孙皇后刚刚洗漱完毕。

二人听到长乐的声音,一起走出了门外。

长孙皇后举目望去,怪不得长乐大声示警。

原来是尉迟宝琳和秦有道他们来了。

长孙皇后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心里也一点不慌!

他们既然能跟随处默前来,想必已经知道了自己和长乐也在云家庄。

该如何保密,这些根本不用自己操心。

“处默哥,饿了吧?云雀给你烙饼去,处默哥最喜欢吃葱油饼了。”

“好,那俺就不客气了,谢谢云小姐。”

程处默咧嘴嘿嘿笑了起来!

“对了,这是俺爹让俺带来,送给云小姐的,也是宝琳和有道,初来云家庄的一点心意。”

程处默将一个通体金黄的小箱子,交到了云雀的手中。

云雀打开一看,立即欢喜的眼睛闪闪发亮。

“若兰姐姐,真是好漂亮了,这里都是金银珠宝和玉器。”

不过随即云雀便将箱子盖住,然后递给了处默。

“处默哥,这些物件太贵重了,云雀不能收,至于是他们二位的心意,云雀心领了。”

云雀甜甜的笑着开口说道。

“公子,您看,俺这大老远的带来了,再说了若是这点心意都送不出去,回去还不被俺爹胖揍一顿啊!”

程处默的话,让长孙皇后忍住不笑,云雀也差点忍俊不住。

“好吧,云雀你就收下吧,为了处默回去不挨揍,也得收下。”

听到云墨如此说,云雀开心的将箱子接过来。

第0100章借花献花

相关推荐:消失九年后我又红了全网黑的我挺着孕肚参加恋综,爆红了穿书后,我在娱乐圈养老爆红了支付99元,神秘过往竟然是宗门圣子我要嫁的人竟然是我的队长我以庙堂镇山河太古神尊斗罗之从被比比东收徒开始坑爹就变强,开局让女帝当我小娘我能看到收益率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